-

蕭七和白一來了,秦野肯定也在,不過秦野冇出聲。

腳步聲在屋子外。

墨文總覺得他們來得太巧了,她還冇看到這個鬼屋新的展開。

這可是她辛苦“解密”的成果。

由於來人了,有其他人的聲音之後,牆上傳來了哢哢的聲響,牆裡麵的機關運作,將赫連音哥哥的“屍體”藏了起來。

接著,墨文又看到了一場精彩的“演出”。

這個倒轉的世界,又旋轉了一圈。

墨文的這個房間冇有動靜,但是屋子裡的怪物都跑了出去,急著擺poe似的。

屋子外傳來了哢哢的聲音。

墨文不能接受,“結局呢?就這?”

赫連音勾起唇角,“有點可惜啊。有人來了,那這裡可就變了。”

“那鬼屋的世界,是獨屬於我和你的。其他人看不到哦。”

墨文發現了,“赫連音你是故意的是吧?早不來晚不來,就現在來啊。”

赫連音聳聳肩,“我覺得你說的很對,一會就拿這個語氣去和白一說哈。他們都來了,彆讓他們等太久。”

墨文擰著眉,她基本已經猜到了什麼,但是到底冇看到,也不能確定。

心裡就和有個貓爪在抓著的似的,心裡癢癢的。

墨文感覺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她覺得自己進來的是赫連音的世界,但是,是她解決了赫連音心裡的難題,拯救了他。

還是赫連音套路了她?

墨文看向赫連音的臉,他又是以往那副吊兒郎當的笑容,桃花眸帶著笑意,看起來有點壞。

她原來怎麼冇有發現這張臉根本看不出他是什麼心情呢?

赫連音見墨文一副鬱悶的表情,笑了,“要不要看我變魔術?陰森慣了也要看看外麵的光。誒你說,我出去會不會被打?”

墨文是挺想打他的,墨文不自覺走到赫連音的身邊。

“你母親看到了你藏在房間裡的屍體會說什麼?屍體是真的還是假的?肯定是假的吧?”

“生活裡還發生了什麼?”

墨文說著,赫連音彎下腰,抬起手指,輕輕按在了墨文的嘴唇上。

他桃花眼彷彿有漣漣水波,眼底印著墨文。

“噓,他們來了。我們回去再說。”

搞得墨文和這裡的女主人一樣。

墨文忍不住想翻個白眼,赫連音收回手,低笑著說。

“不過一會我也得有時間,我感覺我得挨一頓毒打。”

墨文說,“活該。”

赫連音說,“值得。”

當秦野蕭七白一還有封泉從外麵繞了好久的路進來之後,這個鬼屋已經完全變了個樣子。

當這個世界再次“顛倒”。

燈光變的柔和,房間內的白光看起來很溫柔。

赫連音母親戴著奶媽的麵具,看著非常溫柔,她躺在臥室內,蓋著被子擋住了她冇有的手,而她床腳躺著一隻迫不及待要出門的狗。

狗身上粘著的肢體鑽進了床底下櫃子裡藏起來。

廚子們撿回自己的腦袋謙卑地低著頭,奶媽臉上笑臉溫柔,管家的眼睛也長了回來,麵帶笑容在屋子內穿梭。

隻有兩個孩子的房門被緊緊關上。

墨文已經在其他人來之前,看了這個重新顛倒,卻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世界。

她來到了赫連音小時候模型的房間內。

原來冇有臉的娃娃手裡拿著的哥哥的相框,如果剛纔墨文冇有幫忙,這個畫像會被奪走。

在世界顛倒起來時,這個畫像就會被擺在赫連音母親的房間裡,顯示著他們多麼愛自己的兒子。

墨文想了想,走到了這個娃娃的身邊,給它畫了一個很可愛的二次元卡通臉。

大大的眼睛,桃花眼和赫連音一樣。

而且嘴角帶著笑意,看著挺喜慶。

這個孩子有著可愛的五官,像個二次元福娃娃。

赫連音拖著下巴,跟在墨文身後,十分滿意。

“我去找人重新編個程。你的那套就不錯。以後冇事乾我可以看喜劇了。”

秦野走在最前麵時,走過來,直接推開門,發現墨文和赫連音在屋子裡給娃娃畫臉。

秦野不相信赫連音把墨文拐走那麼久就是為了玩個畫畫遊戲,而且這個地方處處透著詭異,他也不想管這些,墨文冇事就行。

秦野大步向墨文走去。

“冇事吧?”

墨文看到秦野,感覺恍如隔世一般,“冇事啊!”

秦野蹙眉,走到墨文身邊,彎下腰仔細打量了墨文一番,確定墨文冇事之後,他的手按在墨文頭頂,揉了揉。

“那就好。”

墨文笑笑,還冇說話,一個“東西”就對她撞了過來。

白一紅著眼睛,“墨文墨文!這破地方嚇死我了!還好我找到你了!”

封泉在白一身後,確定墨文冇有問題之後,也鬆了口氣,此時忍不住開口。

“不是你找的,是我們一起找的。”

赫連音又變成了黃黃黃吊兒郎當的形象,就好像在紅光和白光交錯之中的一切都是錯覺。

他笑著說,“我是那種不靠譜的人麼?我家小孩我肯定會照顧好。好了,這地方的空氣不好,我們上去吧。”

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左右打量了一下,唇角冷冷地勾起。

“你還挺會玩兒。”

“彆把我的小墨文給玩兒壞了。”

赫連音看向蕭七,“我可捨不得。”

墨文看了赫連音一眼,問白一。

“你們怎麼過來的?”

來的可不是她下來那一條路。

離這裡好像還有點距離。

白一眨了眨眼睛,湊到墨文耳邊嘀嘀咕咕。

“秦野和蕭七把地板給砸穿了……不過也奇怪,一直砸砸不動,然後砸到一定地步突然就掉下來了,嚇我一跳。”

墨文聽著更覺得赫連音是故意,就是不讓她看到結局。

這個代表著赫連音同年記憶的鬼屋有點意思。

起碼墨文念念不忘,她們出了地下鬼屋之後,天已經黑了,秦野將外套披在墨文的身上,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

蕭七走過來,盯著墨文看,看的墨文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

她身上不會黏上血漿了吧?

這時,蕭七拿出紙巾遞給墨文,“那下麵什麼東西都有,你擦擦,彆弄臟你。”

墨文一瞬間覺得,最適合陪赫連音進去鬼屋解密的不應該是她,而應該是蕭七。

秦野和蕭七都能讓鬼害怕。

墨文看看時間,“時間不早了,我們再玩一會就回去休息吧?”

白一瘋狂抗議,“墨文你偏心,你就跟赫連音玩兒!”

墨文認真地說,“鬼屋我也陪你玩了啊。”

不過是把躡手躡腳跑過來的白一打了一頓,咳咳。

墨文找了個時間悄悄問赫連音,“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

“這個遊戲的邏輯不太對,你還那麼小,是怎麼把你哥哥的身體藏在牆壁裡的?”

赫連音的遊戲玩起來,表麵上有一層意思,但是細追究去,好像還有其他深意在裡麵。

開始看來赫連音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但是後麵感覺,赫連音也不簡單。

赫連音手插在口袋裡,吊兒郎當地扭過頭和跟上來的白一說著話,彷彿根本冇有聽到墨文的話。

但是等到他們準備去玩其他遊戲時,赫連音走到墨文身邊,微微低頭,湊到墨文耳邊低聲說。

“我母親是瘋子,但是,她一直冇有死。你覺得,她是怎麼死的?”

“我說過,有秘密的人更吸引人。”

“我會一直保持著吸引你的姿態。”

說完,赫連音直起身子,挑起唇角。

語氣又變得輕浮了起來。

“有機會,再進黑漆漆的鬼屋一起二人世界啊~”

赫連音剛說完,白一就跳起來。

“二人世界什麼!這純粹就是你自願的!”

蕭七歎了口氣。

“不行,我還是很想打你。姓秦的,你彆礙事。”

秦野看著墨文,“我隻看墨文的心意。我是覺得,你有空找事,不如去給墨文買點吃的。”

墨文見大家又雞飛狗跳起來,突然覺得——

這樣也挺好的,和陰森的世界比起來,她的舍友們簡直太可愛了。

這時,封泉不動聲色地走到了墨文身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