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先是看到一個倒吊的,差點和她麵對麵的鬼。a

接著又被秦野抱著,視野一片黑暗。

墨文心跳的加快,腎上腺素分泌,一時間不知道該推開秦野好還是該繼續躲在秦野懷裡。

墨文進行了一番心理鬥爭,最終推開琴野。

她可是猛男,她不能被一個有點可怕的鬼就打倒!

墨文這麼想著,推開了秦野,她的眼睛適應了黑暗的視線之中,就看到麵前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臉冷漠,而他的手裡,提著一顆滴血的人頭。

昏暗的燈光之下,秦野如同戰神一般。

墨文後退了半步的距離看秦野,秦野也在低頭看著她,他的唇角還帶著淺淺的笑意。

秦野提起手,將手裡人頭給墨文看。

“假的。”

人頭還滴著血,這顆頭麵向著墨文,突然就翻了個白眼——

嘴也一張一合。

“我的身體還在裡麵——”

秦野直接將這顆頭扔在地上,一腳踩下去,他的眉頭冷冷的蹙著,“就算是顆頭,也彆玩的太過分。”

墨文:……

人頭:……

墨文突然就不怕了呢。

人頭在一陣詭異的沉默之後,不說話了。

秦野從口袋裡拿出紙巾擦了擦手,紙巾都被染成血液的暗紅色,他對墨文說。

“我們繼續走吧。你就靠在我身邊。”

在昏暗的街道還有詭異的場景之中,秦野如守護神一般讓人想要依靠。

墨文見秦野這樣,也悄然握緊了拳頭!

她不能輸給秦野,她也要做一個真正的猛男,不怕困難的猛男——

這時,墨文感覺到自己的腳被什麼東西蹭了蹭,她不用低頭都知道這絕對是什麼恐怖的東西,她下意識抬起腳要將這個東西踹走——

“喵~”

貓咪的叫聲從她腳邊上傳來。

墨文低頭看去,她腳邊有一隻通體漆黑的小黑貓,這黑貓幾乎要和黑暗融為一體。

見墨文看它,它也抬起頭,看向墨文,喵嗚喵嗚叫個不停。

如果在其他地方,一隻可愛的小貓蹭人的腳應該挺好的,但是地上還有一顆低著頭的人頭,哪怕隻是道具,但是這貓出現的也很詭異。

墨文低聲說,“這是鬼屋裡,這貓肯定也是有什麼嚇人的作用。我們不管它了吧?”

她冇看過恐怖片,但是據說,恐怖片裡的主角最擅長的就是好奇心過剩和作死。

秦野看著墨文和黑貓,低聲說。

“你想帶,可以帶上。你開心就好。”

墨文覺得自己雖然要做猛男,但是真的有鬼把她嚇出尖叫也不怎麼好。

墨文可不想和封泉一樣人設瞬間崩塌。

她搖搖頭,“不了,我們繼續前進吧。這隻是開場而已,裡麵還有東西等著我們。”

墨文不再管這隻貓,而黑貓卻賴上她了,一直不停地蹭著她的褲腿,喵嗚喵嗚叫個不停。

在黑暗中,腿邊上有個東西蹭來蹭去的感覺很微妙,讓人心裡不太舒服,墨文冇有過於理會。

不過她也在好奇,用貓來設計鬼屋,又能設計出什麼呢?

有秦野在身邊,墨文的膽子無形之中大多了。

昏暗的道路剛開始看不出是什麼路,不知道是通向哪裡,但是在往前行走之後,前麵出現了一棵大槐樹。

這裡是屋內的場景,這棵槐樹卻長得枝繁葉茂。

它的每一根枝條扭曲的伸展著,昏暗的光下像是它的每一根枝條之下垂下的不是葉子,而是一個個死人一樣。

墨文大概明白那是怎麼回事。

“假的吧。這可是屋子裡光照不足,這樹怎麼長那麼大?過去了之後樹下麵應該都是屍體,搞不好還是會動的屍體。”

墨文的腦子靈活了不少。

秦野站在墨文身邊,他比墨文高視野廣,他看到樹後麵有個人影一閃而過。

秦野眯了眯眼睛,手放在了墨文的肩膀上,將墨文輕輕往自己懷裡攬了攬。

“墨文,你知道有些鬼屋會藏有殺人犯麼?”

墨文愣住了,“啊?”

秦野故意嚇她?

秦野看著不遠處的槐樹,低聲說。

“最近有個新聞。一個殺人犯從精神病院逃出,他的懸賞金達到了三十萬。”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保護你。”

墨文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發冷。

她是不怕……

但是秦野不是會說謊的人,意思是,殺人犯到處逃竄至今仍舊冇有找到,這裡也不是冇有可能。

墨文深吸一口氣,“形勢有這麼複雜麼?”

“我們兩個人一起走,彆分散了。安全第一。”

大槐樹占據了道路的中央,不路過大槐樹不能到達後麵的場景,墨文看著這玩意兒渾身不舒服。

現在已知的線索太少。

一顆失去了身體的人頭,還有一棵疑似吊著一群屍體的大樹。

墨文突然想到一件事。

“難道身體在大樹上?”

“我們把那顆頭抱過來,讓它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身體?”

秦野冇想到墨文有這種想法,他沉默了一下,接著說。

“好,我們去拿。你不怕了?”

墨文聳聳肩,她現在幾乎是被秦野摟在懷裡的,她覺得不好,悄悄從秦野懷裡鑽出來。

秦野的胸膛很暖。

光是靠在秦野身邊,她都感覺自己身體骨架小個子低,就像在猛獸身邊的小雞仔一樣。

這讓想成為猛男的墨文很挫敗。

而秦野的感覺則完全不同……

這小東西的身體輕輕的,骨骼細小,渾身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就像個女孩子一樣……

想到這裡,秦野輕輕搖搖頭。

不會的,這小東西把所有情緒都寫在臉上。

如果他是個女孩子……

秦野蹙起眉,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這時,墨文已經走到了人頭身邊,彎下腰一臉嫌棄地將滴血的人頭拉著頭髮拽起來,她的聲音中性而興奮。

“抓到了!走走走!帶它找身體去!”

秦野的目光落在墨文身上,眸色深深。

“嗯……好。”ia

“重不重,我幫你拿。”

墨文拎著人頭,生怕這滴滴答答流血的東西碰到自己,也冇有注意到秦野的語氣和眼神都不太對,她往秦野身邊跑。

“不重啊!這傢夥就是個假殼子嘛!我怕什麼!”

人頭張嘴,瘋狂嚎叫。

“你纔是假的!你全家都是假的!你抓疼我了,能不能尊重一下人頭?!”

秦野見墨文跑過來,緊緊蹙著眉頭,也向墨文走去。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