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屋工作人員見墨文感興趣的模樣,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有人感興趣,不然他們所有工作人員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

“我們準備了很久,這個鬼屋是雙人的。精彩程度絕對高於市麵上絕大多數鬼屋!“

“如果有尖角程度的話,那這個絕對五顆星!“

墨文對於鬼屋很感興趣,但她也知道,舍友們現在身體並不是很舒服。

於是,墨文認真地詢問舍友,“先休息一會再去玩怎麼樣?”

赫連音鬆了口氣,還好這次他冇有再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然好啊,我覺得墨文你這個建議很好。”

白一也鬆了口氣,“當然好啊!正好我也累壞了,我們歇歇吧。”

封泉冇做聲,臉色蒼白但是並不妨礙他姿態高冷。

蕭七雙手抱臂隨意點了點頭,“嗯。”

他們都表態了之後,墨文笑著說,“既然這樣,那我和秦野先去鬼屋玩吧。你們都累壞了,萬一鬼屋再出事兒就不好了。”a

墨文此言一出,全部人都變了臉,而隻有秦野露出了最真實的笑容。

白一急了,“墨文你要和秦野兩個人去鬼屋?不不不!這絕對不行!”

赫連音覺得自己搬石頭這次可能冇有砸到腳,但是把他人砸冇了。

墨文知道他們不願意,可是他們尖叫了那麼久,昏迷了那麼久,弘揚“國粹”那麼久,總也是要歇歇的。

萬一鬼屋再出什麼事兒呢?

墨文下了決定心,“雙人的,我和秦野去就行了。你們先休息吧,秦野,我們走。”

墨文無情地跟著秦野走了。

留下一長椅腿軟的男人,赫連音沉默了一會,開始唱歌。

“我聽見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白一咬著牙,“墨文不會這樣對我的,我的摯友不會就這麼和其他男人跑了!”

墨文和秦野去鬼屋?

還是設計的很恐怖的鬼屋……?!

墨文怕怕地躲在秦野懷裡?!

這場景除了封泉之外,誰腦補一下不來氣?

白一想起來去追墨文,但是他剛站起來,腿軟地差點摔倒。

蕭七早就知道怎麼回事,他一臉冷笑地看向赫連音。

“這都是你的好主意吧?先坐過山車淘汰一批,然後和墨文去鬼屋是吧?“

赫連音的臉色都發青了。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便宜的又不是我……是秦野這傢夥。蕭七你怎麼冇和秦野互相殘殺呢?”

這兩個人同坐一輛過山車後還坐在同一排,結果竟然冇有發生柯南的雲霄飛車事件。

蕭七還被秦野比下去了?

赫連音瞥了蕭七一眼,“就這?”

他剛說完,蕭七撐著椅子站起來,手向赫連音的脖子伸過去。

封泉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

打吧,打起來吧,打起來就冇有人在意他了……

另一邊。

墨文其實還是有點擔心她的舍友們,隻不過她在的話氛圍總是很奇怪,可能她不在就好了吧。

秦野低頭看著墨文的小腦袋,臉上帶著比平時要生動很多的笑意,唇角的弧度也比平時大了不少。

鬼屋的工作人員在前麵走,工作人員的表情就比剛纔淡漠了不少。‘

他悄悄打量了一下赫連音的位置,放慢腳步,壓低聲音說。

“我們鬼屋可以說是近郊最出名的鬼屋,你們隨便上網看一下,網上有很多關於這裡的傳聞。“

“是你們的同伴包下了遊樂園,要求我們把最恐怖的節目表現給你們看,我們也不敢違背。“

“但這真的是太危險了。“

鬼屋工作人員的聲音低低地,他眼神左右看了一下,見墨文的神色冇有什麼變化,他歎了口氣。

“我知道這麼說你們肯定也不相信。不過我隻能提醒你們,進鬼屋之後絕對不要進地下室。“

“如果你們看到通向地下室的路,一定要繞著走。“

“因為,為了追求刺激,這所鬼屋直接就是在原來的一所凶宅上建造的。“

“裡麵的很多東西也是直接從凶殺現場拿來的……“

聽到這裡,秦野的笑容收斂,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你們這麼大膽?這樣很容易招鬼……“

秦野還冇說完,這個工作人員的臉色就被嚇白了,他剋製不住地渾身輕顫,而且急迫地開口說。

“彆說!千萬彆說!在這裡,不能說裡麵……那個什麼鬼……“

“很多遊客像你這麼說,結果進去之後都出了怪事……“

“網上都能查到,有幾個回去之後快瘋了,總覺得自己肩膀很沉,像是有一個人壓在他的肩膀上。“

”還有一個現在還在進行精神治療,他說他總能在晚上看到有人站在他床前盯著他……“

”還有……“

墨文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有鬼屋裡的鬼,跟出來了?就在他們身上?“

工作人員輕輕點了點頭。

”說是這麼說……但是冇有證據。我隻能說到這裡,鬼屋到了,記住我的話,有人叫你們千萬彆回頭。“

”再熟悉的聲音也彆回頭,因為,可能不是你們的同伴,而是……“

工作人員冇有再說下去,示意墨文去鬼屋門口取票。

鬼屋門口的售票員和其他娛樂設施的不同,她是一箇中年女人,眼睛泛黃,看人的時候看起來死氣沉沉的。

”你們兩個去?冇有心臟病吧。“

墨文搖搖頭,“冇有。“

死氣沉沉的售票員遞給秦野和墨文兩副適拾音器和兩個便攜式動態心電監護儀。

“撐不住了就按這個按鈕求救,工作人員會第一時間去救你們。“

“如果你們的心跳嚴重超過正常水平,醫護人員也會進去。“

說到這裡,她陰森森地抬起眼睛,低聲呢喃著。

“但是,最好不要在裡麵先暈倒,因為,我們也不能確定,先進去的是什麼……去吧。“

從開始工作人員的介紹,到後麵售票員的暗示,墨文的心跳已經開始莫名加快。

她看著打開的黑漆漆的大門,還有裡麵一條條看著比外麵更大的街道。

蒼白燈光的街道裡,像是有無數雙眼睛正在悄然地注視著他們……

身後的大門緩緩關閉,售票員用陰冷的聲音說,“遊戲目標,在鬼屋內存活三十分鐘。祝你們遊戲愉快。”

不知道是不是墨文的錯覺,她總覺得,這個售票員在快關門的時候,好像……詭異地笑了一下。

門關上之後,整個陰森的屋內如同地獄一般……

冷風從他們身邊吹過,墨文努力地讓自己思考起來。

“有風……嗯這個地方是通風的……“

但是通風有什麼用?

她看著眼前的道路,想要走,但是她的腿怎麼也邁不開。

“這個遊戲的目標是存活?為什麼是存活?不對,我不能按照對方的思維思考……“

墨文自言自語地分析,“他們從開頭到現在說這麼多,應該是為了暗示我這裡有鬼。”

“畢竟鬼屋怎麼也是假的,抱著這種心情逛鬼屋就不會害怕……“

墨文逐漸整理思路,呼吸也變得順暢起來,她吐出一口濁氣,回過頭來,就見秦野站在她身邊,安靜地看著她。

雖然秦野很讓人有安全感,但是在這種地方看著她,也挺讓人害怕的。

墨文第一次來鬼屋,有點緊張,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小臉刷白。

秦野彎下腰,輕輕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而後,抓住了她的一隻手。

“彆怕,我一直在你身邊。“

“不管真鬼還是假鬼,我都會保護——“

秦野還冇有說完,昏暗路上突然傳來了粗重的喘息聲,但是這裡分明什麼人都冇有。

呼呼——

呼吸聲越來越近——

墨文看不到人,下意識抬起頭——

一縷帶著血腥味的黑髮落在她額頭,她頭頂上,一顆頭顱倒吊著……

秦野一把將墨文摟在懷裡,用胸膛堵住了墨文的眼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