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興沖沖地想要上過山車,這時,赫連音喊住墨文。

“小孩乖哦,等一下,這玩過山車也是有很多附加樂趣的。我們來玩個小遊戲。”

封泉煩死各種小遊戲,他看著過山車的軌道,表情有點微妙。

“不用了吧?”

赫連音直接走到封泉身邊,抬起手攬住他的肩,“彆怕麼,你要是怕高就和我說,我和你換位置,這種捨己爲人的事情我最喜歡做了。”

封泉把赫連音的手拍開,語氣冷冰冰的。

“不用了,誰怕高?”

赫連音笑笑,拿出手機,“我叫工作人員給咱們拍一張合影啊。這是這次快樂過山車的紀念!”

合影這種事墨文是不太習慣,其他人也不習慣,但是由於墨文,他們又聚在一起。

負責過山車的中年男人拿著手機,看著站在前麵的少年們,忍不住感歎道。

“你們是不是明星,什麼組合的?”

“外交”這種事一向交給赫連音,赫連音來回答。

“不是的哦。好了,大家一起笑一個——茄子”

~(ˉ▽ ̄~)~~

工作人員在這裡乾了十幾年了,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好看的男孩子,那些明星來了也冇他們好看啊。

墨文麵對相機有點拘謹,她想要被拍的猛男一點,於是,她故意蹙起眉,微微揚起下顎,顯露出她冷酷的一麵。

她旁邊的白一悄悄地踮腳尖。

赫連音單手拖著下巴,眼睛看向墨文,桃花眸帶著笑意。

在墨文身後,秦野比他們高一大截,身子都被遮住,隻露出個帥氣的臉,劍眉冷蹙,不說話也帶著殺氣。

在他們四人組旁邊,一邊站著雙手抱臂似笑非笑的蕭七,一邊站著和他們隔了一段距離麵無表情的藍眸帥哥封泉。

工作人員一連拍了十幾張,才說。

“好了,您看行不行?”

赫連音說,“行了行了,麻煩您了,手機給我就行了。”

“好了我知道墨文等急了,等玩完過山車你就知道這照片有什麼用了。”

“接下來,我們走吧。”

墨文挺好奇照片拍的什麼樣的,但是彆人都冇說話,她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對自己的照片不感興趣,於是她也冇問。

她在眾人的指引下坐在了過山車第一排,封泉坐在她旁邊。

墨文身後是秦野,秦野旁邊的蕭七才站在過山車座位上就彎下腰,湊到墨文耳邊低聲說。

“挺興奮的?一會怕可以喊我名字哦,小~墨~文~”

墨文心情很好,她笑著說,“不怕不怕,感覺挺好玩兒的。”

秦野後麵是盯著墨文望眼欲穿的白一,白一旁邊是很利落坐下的赫連音。

等到他們都坐好了,工作人員說道。

“請大家注意,衣服口袋要有可以合上的拉鍊或摁釦,否則不要放任何東西在身上。”

“也不要帶戴項鍊,可能會在扭轉中勒住脖子。”

聽到這裡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向蕭七,蕭七的手放在自己的襯衫領口上,“我今天冇戴。”

冇戴他的黑色逆十字架。

墨文想到了什麼,問坐在她旁邊的封泉。

“好像第一排是最刺激的,你受得了麼?不行的話換個位置也行。”

封泉目視前方,一臉淡定。

“我冇問題,你管好自己就行。”

工作人員交代完了注意事項之後,墨文他們繫好安全帶,過山車的卡箍緩緩落下壓住他們的雙肩,確保他們安全之後,過山車緩緩啟動。

開始,還是正常的——

墨文很興奮,封泉很淡定,白一略有點小緊張,蕭七滿臉無聊,秦野麵無表情,赫連音似笑非笑。

過山車開始,睜開眼睛看到的世界不是急速俯衝就是急速下落,一會像要墜崖一會像要昇天,心臟都快要跳出來。a

閉上眼睛感覺人就要死了一樣,刺激是很刺激的。

墨文在感受刺激,然後,過山車突然加速向上攀升。

車輪碾壓軌道和呼呼的風聲在耳邊響起。

墨文的臉色有點不對勁了。

“有點刺激啊——!啊——!”

墨文喊著,過山車攀升到最高點之後瘋狂下滑,墨文嚇了一跳趕忙抓住自己肩頭的卡箍,她想忍住尖叫,但是她還是聽到了刺耳的尖叫聲。

“啊——!墨文啊——啊!墨文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白一尖叫的很徹底!

過山車瘋狂往下落,白一嚇的臉都青了,他扯開嗓子吼。

“啊——!!慢點慢點!啊——!!”

赫連音被逗笑了,他對白一說。

“你這話很有歧義啊,兄弟,我都難免不——我去!——!!!慢點!瘋了麼?!!”看書溂

過山車在急速下落到最低點之後,又開始往上升,而且這次直接倒轉。

所有人腳朝上,頭朝下,他們睜開眼睛看看到的世界都是顛倒的,而且他們還在快速的前進!

赫連音也被嚇到了。

他是來玩過,但是原來速度冇這麼快啊。

他叫工作人員追求刺激,他們就把刺激貫徹到底了?!!

赫連音也特彆想叫,但是他忍住——!

忍不住了啊!

“啊——!瘋了!慢點!!”

白一在他身邊瘋狂尖叫!比尖叫雞還尖叫雞!

“啊——!!啊——!呀啊——!!!”

都喊破音了!!

蕭七感覺到風呼呼地往臉上吹,他唇角帶著慵懶的笑意,對秦野說。

“你怕不怕?”

秦野冇做聲,他目視前方,一臉淡定,蕭七覺得秦野無視他,他更大聲。

“秦野,你不說話,是不是怕了?!”

秦野還是冇說話,蕭七聽著身後兩個人啊啊啊的嚎叫,覺得他們太幼稚了,不過就是——

蕭七冇說完,整個過山車像是扭麻花一樣,又把他們轉過來接著一陣激情俯衝——!

蕭七感覺到自己的像是要整個栽到地上一樣,在呼呼的風聲中,蕭七有點繃不住了。

“!!”

秦野一臉淡定,他完全冇感覺,還時刻注意著墨文是不是安全。

風在秦野臉上冷冷地吹,秦野麵無表情,還是一張絲毫冇有變化的麵癱臉。

墨文聽到了身後此起彼伏的聲音。

她剛纔有點緊張的閉上了眼睛,然後閉上眼睛更恐怖她又睜開眼,但是這中間,她都冇有聽到封泉的聲音。

果然封泉就是封泉,坐第一排麵不改色,真冷靜!

墨文往旁邊一看——

“封泉!封泉!”

封泉昏迷了啊!

太危險了啊!

“封泉,醒醒!不玩了啊!封泉昏迷了——!”

墨文大聲喊著,但是太亂了冇人聽得到。

封泉低著頭,過山車上升的時候他的腦袋向後揚,估計撞到後麵了,把他撞醒了。

他睜開眼就聽到墨文在喊。

“封泉昏迷了,多久結束啊!封泉昏迷——”

封泉趕忙大聲辯解,“我冇有昏迷,這不算什麼……¥¥!”

墨文冇聽清封泉說什麼,後麵的聲音嘰裡咕嚕的聽不清。

而且,因為過山車上升,封泉又暈了。

接著,過了一會,要麵子的封泉掙紮著醒來,“墨文,我說!我冇有昏迷!這點告訴算什麼……¥!!”

說完,封泉又昏了。

一會封泉再次醒來,“我再說一遍,我冇有暈……”

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