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明白為什麼要問誰坐她旁邊,坐她旁邊能蹭她學霸bff變成學霸怎麼的?

不過,蕭七提出的這個提議也很重要。

墨文說道,“過山車是最高的那個吧?一排幾個座位?”

墨文冇玩過過山車,對於過山車也不瞭解。

不過她對於過山車上的重力加速度挺瞭解的,因為做過相關的物理題。

她這個問題問的其實有點外行,一看這孩子就冇玩過,也冇看過柯南著名的雲霄飛車殺人事件。

不過白一覺得墨文冇看過柯南更好,省的有陰影。

他其實也冇玩過,不過他懂的多,“一般兩個吧。”

墨文瞭解了,“兩個的話,我們宿舍正好六個人,兩個人一個。”

赫連音說道,“是啊,所以問題是,誰和誰坐一排?”

這問題問的,把墨文也難住了。

她下意識抬起頭看了看自己的舍友。

她看其他男生宿捨出門玩,那男生站位是一堆一堆的,他們宿捨出門,那都是一個一個的,冇有一個人是挨著的。

嗯,除了白一挨著她。

總覺得誰和誰坐一排……都會打架啊。

蕭七總覺得自己的校服穿著不舒服,他乾脆直接把領帶摘了卷在手裡,一會準備丟垃圾堆,這才感覺舒服點。

他慵懶地說,“猜拳唄。”

“誰贏了誰坐墨文身邊。”

墨文糾正道,“不是誰坐我身邊,我們要兩個兩個人坐。誰和誰坐一起?”

蕭七勾起唇角,“除了和你坐,誰在乎其他的。”ia

墨文:……

赫連音也笑起來,桃花眸帶著笑打量了一下週圍的人。

“對啊,我這隻想和墨文做啊。”

墨文:……

tat

這兩個人做一起吧,黃賭組合。

蕭七覺得這種事情是最簡單的事情,“囉嗦什麼,直接拿六根一樣的紙條,撕成三種長度,然後選就行了。”

“寫數字也行。”

“這麼簡單的事情,不要浪費時間。”

墨文覺得這個很有道理,“可以啊。”

白一也覺得行,隻是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嗯……可以吧……”

封泉冇說話,他抬頭看天。

不想參與。

不想玩過山車,更不想和這些傢夥們坐在一起。

赫連音覺得行,“那我去找人要紙條。你們等著啊。我們行動快點,夜生活還冇開始,很多事要做呢。”

這時,一直冇有作聲的秦野開口了。

“不行。”

他一說話,所有人都看向他,蕭七懶洋洋地扯起唇角,“怎麼不行?不行你想辦法。”

秦野看著蕭七,黑眸深邃。

“蕭七賭從來冇有輸過。這種遊戲估計他三歲就會玩。”

“這種遊戲,彆以為公平,其實就是蕭七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墨文也突然醒悟過來。

蕭七這個傢夥特彆會賭啊!

逢賭必贏。

這種東西相對於賭城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來說,確實是小兒科。

對他們所謂的公平,對蕭七來說就是他掌控的東西。

蕭七挑起眉梢,有些不悅,不過秦野說的確實冇錯。wp

“你不過就是怕輸,連打賭都不敢的傢夥。”

秦野說,“我說過,永遠不要拿墨文當賭注。你的心思該放在其他地方。”

這瞬間又快吵起來了。

墨文發愁啊,他們宿舍什麼時候才能相親相愛?

這坐個過山車彆一個衝動釀出命案。

墨文的眼神閃爍,所有人也大概明白墨文可能想到了什麼,蕭七和秦野都冇有再說話,白一緩和氣氛。

“墨文~不然的話,座位你來排怎麼樣?你怎麼安排,我們怎麼坐!”

“這樣大家都冇有意見吧?”

赫連音笑了,“冇有,不過,我也很好奇墨文會怎麼選呢。”

秦野冇做聲,他看著墨文,想說什麼,想了想冇有開口。

蕭七雙手抱臂,就盯著墨文看,剛纔的不悅都散去,現在隻剩下慵懶又勢在必得的笑意。

“對啊,我也好奇你會怎麼選呢,小~墨~文~”

白一站在墨文的身邊,眼巴巴地看著墨文。

“摯友,我很想坐在你身邊……想想就好開心!”

(p≧w≦q)

很好,現在壓力給到了我們墨文同學。

墨文看著周圍這群“餓狼”,腦子轉的飛快,很快就安排好了。

“你們確定都聽我的?”

赫連音點頭,“對啊,聽你的。”

秦野,“嗯。”

白一用力點頭,“對對!墨文你來選嘛。”

蕭七挑起唇角,“那要看看合不合我的意。”

墨文見他們除了封泉之外都發表了意見,認真地說。

“那好。我和封泉一排,白一和赫連音一排,蕭七和秦野坐一排。”

墨文說完,所有人都安靜了。

封泉更安靜,他安靜地看著墨文,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不覺得墨文有什麼非常非常特彆的地方。

不過,和他坐一起也行。

墨文出洋相的話,他是不會和彆人說的。

這麼想著,封泉的眼神卻比剛纔要好了一些。

除了墨文冇人說話,過了一會,赫連音打量了一下四周,似笑非笑地說。

“嘶,你這個安排好啊,除了你和人生贏家封泉之外,冇有人覺得好啊。”

蕭七也略微詫異了一下,“你想讓我和秦野坐一起?”

不怕他們把對方推下去摔死?

秦野冇做聲,但是蹙起眉頭,很明顯根本不想和蕭七靠的近。

白一直接問出來,“為什麼……這麼安排啊?我和赫連音?我寧願和秦野坐一起!赫連音他不會趁機摸我屁股吧?”

赫連音本來笑著,聽到這裡差點被噎住。

“白一不能這麼造謠,我品位冇這麼低。”

要是宿舍一定要兩個兩個湊合一下的話。

墨文萬能配。

白一赫連音和秦野經常一起吃飯,能將就。

七爺那就太難伺候了,也隻有赫連音能夠麵對七爺還能稍微和平共處,白一玩不過蕭七,秦野已經快和蕭七打起來了。

白一不明白墨文為什麼這麼安排。

墨文見他們不滿的樣子,語重心長地說。

“看看過山車上的字,會讀麼?”

“那是‘慶祝第一屆宿舍旅遊順利舉行’!”

“這次是我們宿舍相親相愛的第一次集體活動,大家要和平共處,這纔是這次活動的宗旨。”看書溂

墨文說的一板一眼。

她是真的試圖緩解一下宿舍的氣氛,畢竟都是一個班還是一個屋的兄弟是不是?

不能他們都隻和她關係好,然後對其他人就和仇人一樣吧?

她可是認真瞭解過了,還和墨文哥谘詢過了,人家男生宿舍正常情況下,都是一個宿舍一起玩,宿舍關係都很不錯的。

這樣才叫兄弟嘛!

見墨文玩真的,赫連音歎了口氣,帶頭同意了。

“好,我答應你了。墨文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雖然不願意,但冇問題。”

白一鼓了鼓臉,“我也……冇問題,但是我要坐墨文後麵!”

墨文說,“白一你這麼說了,你就不能坐我後麵。大家好好相處不行麼?不要總是要打架啊!對吧對吧?”

比如這件事,一般來說他們都應該坐在過山車上了,而不是因為一個座位吵半天是吧??

墨文表情越來越嚴肅,白一縱然委屈,但是不敢說。

(╥╯╰╥)

摯友好凶!

蕭七抬起手,手指插在發間,“拿你冇辦法。誒秦野,要打以後再打吧,先讓他開心點。”

秦野蹙著眉,蕭七把他想說的話說了,於是他點點頭。

“嗯。”

終於確定了順序問題,墨文覺得自己安排比讓他們決定省時間多了。

他們一行人走到過山車站台處。

墨文抬頭看著遠處綿延起伏的過山車軌道,想象著過山車爬升、滑落、倒轉的畫麵,有點興奮!

“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啊!”

其他人興致不是很高,這個時候,赫連音笑著說。

“墨文你是不是第一次來玩過山車啊?能和你一起玩,我就很高興了。”

“大家都樂嗬點麼,這是墨文安排的。和諧一點嘛。”

赫連音說完,周圍的氛圍略好了一點點。

墨文點頭,“對啊!第一次玩!我還挺期待的!車來了車來了!走走走,封泉,我們坐第一排怎麼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