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麵對沈持的時候很緊張,但和麪對蕭七赫連音和秦野的緊張不同,這種緊張是覺得兩個人之間地位詫異而感覺到的拘謹。

蕭七和赫連音還有秦野雖然也很有本事,尤其是蕭七跟赫連音都很有錢,但是他們給人的感覺都非常“危險”。

這幾個人都不是“普通”的人,他們的行事風格也和絕大多數人不同。

而沈持一看就是良好家教和優秀家庭培育出來的精英。

有禮貌,不過於高傲,看著好接近,實際上和任何人都保持著合適的距離。

也是符合主流社會所有人所認可的“優秀”。

尤其對方還是首富家的兒子,說話也很禮貌,好像目的性並不強,隻是過來打個招呼一樣,讓一直大大咧咧的墨文哥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墨文哥有點不知道說啥,他感覺自己能說的對方都說了。

但是他妹的優秀他也是漸漸知道了。

麵對沈持的話,墨文哥想了想,說道。

“謝謝你,你的話我會傳達給墨文的。不過我能不能問兩句?”

沈持坐姿端正,脊背挺直,手放在腿上。

他看著墨文哥的眼睛,眼神沉穩,似乎將墨文哥當做一個合作夥伴而不是一個普通高中生來看待。

沈持不急不緩地說,“請說,我能回答的都會回答。”

墨文哥揮揮手。

“不是什麼大事,不用這麼嚴肅,這把我給整不會了。”

“你的公司是指首富家的娛樂公司?你想要把墨文簽約成你們家的簽約藝人?”

“你們是要把墨文包裝成明星還是網紅?他現在還在上學,這樣挺耽誤學業的。”

沈持耐心地等墨文哥問完,才說道。

“首先,我的公司是指我個人控股的公司,並不是我父親的公司。”

“我在籌劃一個娛樂公司,現在還處於雛形階段。嗯,現在主流媒體都被幾座大山壟斷,想要做創新並不容易。”

“現在我的娛樂公司還在試驗階段,我有很多目標需要一一去實現。”

“前景如何,我隻能說我很看好,但是具體還需要市場去檢驗。”

“其次,我是想將墨文簽約成簽約藝人,墨文要是來的話,就是公司的第一批簽約藝人。福利待遇絕對會是從優的。”

“網紅還是明星,要看墨文的意向在哪邊。”

“我的個人想法,是想將墨文打造成一個學習明星。這種明星很少,主流媒體也很少推薦,一般見於各個勵誌文章或者短文。”

“因為學習明星很容易翻車。”

“高中的學霸可能到了大學就變得平凡,而且很容易因為做作引人反感。”

“再大的學霸,如果是因為錢而炒作都是讓人厭惡的。但是,如果是一個真正優秀的人,他能發揮出的影響力也不是能用金錢去衡量的。”

“你的哥哥,墨文,在他無形的影響之下,一所學校成績並不好的班級開始積極主動學習,這就是影響力的結果。”

“他是很少見的人,很優秀,三觀很正,也很努力,我人微言輕談不上欣賞,但是覺得他很厲害。”

“我覺得,一個非官方主流媒體網站,不能光以營利為目的。吃相太難看會引人厭惡,也會引來太多牛鬼蛇神,最後變成臭水池。”

沈持有條不紊地說著,墨文哥插不上話。

但是墨文哥也有點新潮彭拜——看書喇

如果真的有全是正能量的主流媒體,那真是太棒了。

可能也隻有人在少年的時候,纔會不那樣在乎名利,懷著一顆赤誠之心希望世界全部都是美好善良。

墨文哥搓了搓手,覺得人和人真是不同。

他還在睡覺煩考試,怕考試不及格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想著怎麼改變這個世界了。

這就是眼界和能力的問題吧。

墨文哥突然覺得沈持有點崇高,他見沈持說到這裡停下來,似乎想聽他的看法,他張了張嘴。

“嗯……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你真的很厲害!這個想法就很好!”

“我還以為要做一個媒體隻要投資就行了,你們家也不缺錢,你這種富二代要打造一個這樣的網站應該不難吧。”

沈持耐心地聽完,耐心地說。

“難。”

“我們的父輩,祖父輩創造了一個世界。我們是繼承那個世界還是打破那個世界創造新的世界,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墨文哥:……

思想境界不是一回事……

他好像還冇摸到這個世界。

沈持略微思索了一下,可能覺得自己說的有點假大空,他聚了一些例子。

“就比如說,我家雖然是首富,但是並不能說我家就是最有錢的。”

“你判斷一個家族是首富還是第幾富,是依靠福布斯排行榜麼?”

墨文哥終於聽到他能聽懂的,他點點頭。

“對啊!”

沈持溫和地笑笑,“有些家族,寧願花錢塞給評判方,也不想進排行榜。”

“人們看到的終究是冰山一角。”

“赫連音你知道麼?你哥哥的舍友。”

墨文哥又聽到他能聽懂的,他點點頭。ia

“嗯!我知道啊!也是富二代……也是個大少爺。”

沈持對墨文哥非常有耐心,這種耐心是因為墨文。

他知道,他現在根本冇有機會接近墨文,所以,他需要將有些話通過墨文的妹妹傳達出去。

沈持說著。

“你哥哥的幾個舍友不知道你見過幾個,冇有一個是簡單的人。”

“一個人,能夠在這樣的年齡取得旁人冇有的成就,除非他是天才加運氣眷顧的幸運兒。”

“蕭七,我們學校的人喜歡稱他為七爺。他的父親是個瘋狂的賭徒,在他很小的時候拋棄他去了香港。他母親是個瘋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想要殺他。”

墨文哥愣住了,“啊?”

沈持說,“冇有一個人能夠決定自己的出生。”

“是生在富人家,是生在窮人家,父母是愛你還是恨你,這是人一生中完全無法決定的事情。”

“但是蕭七很厲害。”

“在最極端的環境之中,有些人將人生顛覆。”

“他就是這樣,他冇有顧得上學習,他的十幾年都在市井之中度過,在顛沛流離之中生活。”

“活的不好的就是混混,而他活成了爺。”

“他的資產不好估量。我隻知道……”

沈持的聲音低了下去,“他有一件在道上很出名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但是蕭七很危險,有些時候他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不過,人生已經足以構成傳奇了。”

墨文哥隻聽到了一句,“他的資產不好估量”,再想到自己妹妹說的蕭七有賭場,墨文哥真的覺得好牛逼。

能讓一個首富的兒子說出“人生構成傳奇”的人,果然牛逼啊。

不過沈持的性格也真是好,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大少爺。

沈持想了想,繼續說,“我說這些希望你不要和其他人說,隻告訴墨文就好。”

“人知己知彼,才能保護自己的平安。”

“秦野……秦野是個很重義氣的人。”

“同樣屬於在逆境中拚命的人。他的拳頭是為了保護他在意的家庭,而從來不是為了保護自己。”

“說實話,身為一個男人,我覺得他非常值得結交。”

沈持說道,“這種人很少會有真心吧,戒心都很重。我要去結交,人家肯定也不願意理我。”

墨文哥有點震驚,“不、不是吧?你這樣的……就,道不同不相為謀吧。”

墨文哥覺得自己也不好評價,好像已經和他不是一個水平的了。

想想人家在乾什麼,自己在乾什麼……

(⊙o⊙)…

沈持又說了一下赫連音,“赫連音這個人,我也冇有看透,總覺得他徹底玩世不恭,像在混日子,但又像不是那樣。”

“他的家族就是花錢也不進排行榜的,而赫連音到底有多少錢,他母親給他留了多少錢,我們誰也不知道。”

“看著很簡單的人,其實滿身都是秘密,希望他不要欺騙你哥哥。”

“這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相比於這些人,我還是簡單很多。如果墨文對我的計劃感興趣,可以聯絡我。”

沈持說到這裡,點名了自己的目的,看向墨文哥。

“不好意思,叨擾了。如果冇有什麼問題,我就先離開了。”

墨文哥趕忙站起來,“不叨擾不叨擾。麻煩你和我說這麼多了啊,我會和墨……我哥說的。”

沈持走了。

墨文哥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

他感覺這個世界變得奇妙了起來。

他的妹兒啊,真的能和這麼多不簡單的人做朋友?

原來,他覺得這都是不良少年,但是經過這個首富家大少爺一說,他發現這些都是超級大佬啊!

墨文哥忍不住拿起手機,給墨文打了個電話。

電話過了一會才接通,墨文哥的聲音有點無精打采的。

“哥……你有空麼?我想和你說句話……”

墨文拿著電話,小聲說。

“什麼事啊?長話短說,我在和我舍友去遊樂場玩。”

一時間,墨文哥腦海裡響起了柯南的畫麵,他有點緊張——

“要不要我去陪你?”

墨文笑了。

“不用了,對了。你感覺考的怎麼樣?”

墨文哥:……

墨文哥支支吾吾,“我先掛了啊。晚上有空我給你打電話,我有重要的訊息要告訴你!”

墨文掛了電話,突然想到墨文哥說家裡來了個首富兒子的事情。

算了,晚上打電話的時候再問吧,天快黑了,她準備去遊樂場玩一玩。

畢竟,赫連音包場,不要票錢。

(p≧w≦q)!!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