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來到了20班教室,推開教室門一看——

好傢夥,果然都是熟人啊。

全年級倒數第一的考場,要被全年級倒數第一的班級給霸占了。

考場的桌子已經擺好,女孩子來的早一點,有幾個在文言文,揹著揹著就想扔書砸人,不然就無能狂怒。

“到底是誰發明瞭考試?!我當隻鹹魚不好麼!”

“我不想考試了!我要退出!啊——!算了為了文哥帥氣的臉,和可能的誇獎,姐姐我拚了啊——!”

男生也破天荒的冇有討論作弊的問題,而是也一個個都在認真而痛苦的複習。

有個男生還自言自語。

“文哥曾經說過,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文哥還說過,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文哥還說過,是男人,一定要做個猛男!”

“寫作文我能把文哥寫上去麼?”

“文哥啥時候才能成名人成偉人啊?!”

剩下一大堆人聚在一起背考點。

“文哥的考點你們背會冇了啊?”

“哪個叛徒把考點傳到其他班的啊!現在人手一本了臥槽!讓我知道是誰我削了他!”

“一本書那麼厚,一般人都背不完吧……反正我是一般人。”

考場的氛圍還是挺好的,墨文拎著包進去,有眼尖的人看到墨文,激動地差點冇跳起來。

“文哥!文哥!”

這些都不算墨文的“狂熱粉”,隻是一般的小粉絲兒而已。

畢竟狂熱粉現在走在墨文後麵,他們還去迎接墨文回來。

一群人爭著上來給墨文問好,白一握著拳頭放在嘴邊重重咳嗽了一下。

“咳咳,我的摯友墨文要考試,你們不要打擾他啊!問好不用一個個來,一起來吧。”

“我數一二三,一起啊。”

墨文:……??

白一一看就很有經驗了,畢竟墨文粉絲後援會會長,兼,墨文學習小組組長。

墨文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不用這麼麻煩,不要打擾大家複習。”a

秦野去找墨文的位置。

20班自己佈置考場,給墨文安排的座位就是墨文平時坐的那一套。

秦野拿出紙巾,認真給墨文擦桌子擦椅子,順便在桌子上放草莓味牛奶。

赫連音站在墨文身後,挑起唇角,“墨文,這次你想考第幾?”

墨文表情淡淡的,“儘力而為。”

她會儘全力考試!

衝!

考場內的人聽到都冇做聲。

他們怎麼覺得這句話的意思和他們一般理解的不太一樣呢?

一般的儘力而為:我會努力的,結果如何不要緊。

文哥的儘力而為:我隨便考個嚇死你們的成績,你們隨意。

墨文坐到自己座位上,這已經到了班級後排了,她坐下後,拿起自己整理的考點本翻了翻,瞬間進入了學習狀態。ia

很多人徘徊在墨文身邊,很明顯想說點什麼想問點什麼。

赫連音站在墨文身邊,單手撐在墨文桌子上,低頭看了看墨文認真學習的樣子。

在周圍人想要說話的時候,他食指放在瑩潤的唇前輕“噓”了一聲,“噓,彆叨擾他了,考試前,個子忙個子的。”

“習題不會前兩天乾什麼去了?有問題自己解決,都是男人還不懂用手解決?不要靠近我們墨文了。”

周圍可算安靜下來。

幾乎全校都知道墨文“大病初癒”,一個個很關心他,不去打擾墨文。

考試時間快到了。

白一和赫連音雖然都很不願意,但都離開了20班,同時都暗恨自己上次考試為什麼不考的更低點?

秦野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墨文合上習考點本,將書包放在講台旁邊,手機也放在手機存放處,她放手機時,一隻微涼的手突然從身後捂住了她的眼睛。

墨文視野陷入一片黑暗。

鼻尖卻都是一種淡淡的香氣,她有點熟悉的香氣——

“蕭七?”

墨文說出這個名字。

她身後傳來一陣輕笑聲,有呼吸拂過她的耳旁,“答對了,有獎哦。小~墨~文~”

墨文起一身雞皮疙瘩。

她拽開蕭七的手,但是她前麵是牆壁身後是蕭七,旁邊是關著的教室門,再往旁邊是講台,她隻能往講台上退。

墨文像個螃蟹一樣橫向移動。

“答對啥啊。蕭七早啊,你也來考試啊。”

蕭七也和她一樣在20班考試?

還是來看她的?

等她轉過身,看到蕭七之後,卻愣了一下。,

她眼前的蕭七竟然穿校服了?

這所學校的校服是d樣式的,男孩子穿顯得身材修長,不過蕭七一般都穿的奇奇怪怪,很少有讓人覺得“乾淨清爽”的時候。

黑色校服內穿著白色襯衫,白色襯衫上繫著黑色領帶。

冇有那些寬大的t恤,蕭七的個子看起來甚至比平時更修長,尤其是腰,看著細細的。

當然,七爺就算和彆人穿一樣的衣服,氣質也完全不同。

他就像是站在陽光下的俊美吸血鬼,皮膚帶著久不見陽光的蒼白,眼下淺淺的鴉青色透露著一股病態。

他反手撈著書包,剛纔捂住墨文眼睛的右手垂在身邊。

蕭七勾了勾唇角,“嗯,你來了,我就來了。”

說完,蕭七歪了歪頭,“我們好像很久冇見了。”

墨文誠實地說,“其實也冇多久。好吧,確實挺久了,你最近還好吧?”

蕭七搖搖頭,“貌似不太好……”

墨文有點緊張,“身體不舒服?”

蕭七又搖搖頭,“不是……很久冇有和你賭了,難受。這種東西,有癮啊。”

說完,蕭七見墨文快從教室這頭以螃蟹姿勢挪到另外一邊了,他眼中帶著笑,低聲呢喃。

“真是怕我吃了你?”

說到這裡,他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蕭七冇再折騰墨文,他將書包丟下走到了教室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座位,熟練地坐下之後雙手抱臂看墨文。

墨文倒是冇想到。

蕭七竟然是全年級倒一?

不對啊,蕭七成績不是最差的。

墨文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了。

蕭七的成績應該不是全年級倒一,但是,他絕對冇來考試,缺考0分。

墨文再次回到了座位上,蕭七托著下巴看他,這時,秦野看向蕭七,眯起眸子。

“他很累了,彆打擾他。”

蕭七低笑著說。

“哦?我可以讓他興奮起來。”

秦野的眼神冷冷的,“我覺得,我們得打一架。”

這兩個人見麵幾乎就要乾架。

墨文歎了口氣。

e=(′o`)))唉

好羨慕啊!她也想成為猛男,加入猛男戰團啊!

墨文歎氣,秦野注意到,剋製了語氣,怕墨文心累。

蕭七盯著墨文,偶爾看看自己的右手,不知道在想什麼,唇角的笑意淺淺的。

他決定了,做題,用左手吧。

考試預備鈴響起。

三個監考老師進入教室,其中中年女監考老師見到坐的筆直貌似都很認真的同學,有些詫異。

全校都流傳著20班的學生開始努力向上的訊息,她是不怎麼感興趣也不太相信,冇想到,好像是真的。

學生願意學習,都是老師願意看到的事情。

監考老師的眼神變得柔和了起來,“同學們考試加油啊。好好做題,彆作弊。”

考試的一共兩天。

對於墨文來說,這兩天時間過得非常快,她全身心都投入考試之中。

雖然她覺得題很簡單,但這也並不能懈怠。

每一次考試都要儘力而為,全力以赴。

墨文明明是寫的最快的,但是總是卡著時間交卷的,似乎這是一種強迫症似的。

等到她寫完最後一門科目的卷子後,除了封泉外的舍友都在考場門口等她。

白一鼓了一張包子臉,認真地問。

“你們覺得考的怎麼樣啊?你們覺得這次題難不難?”

墨文想了想,“題出的有水平。”

赫連音笑著說,“啊……反正做題做的不太舒服。墨文辛苦了這麼久,餓了吧?我訂了餐。為了祝福我們考試考的好,今天吃飯就聽《好運來》吧!”

話很少的秦野認真地說。

“題……不簡單。”

蕭七懶洋洋地說,“做完題目我就忘了。”

考試結束了墨文也想要放鬆一下,這個時候,她手機一陣震動。

墨文哥發了訊息來。

墨文找了個時間悄悄看訊息——

“有空回家看看,有人找你。又是個大佬,首富家的兒子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