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外的呼聲一陣接著一陣,幾乎要把體育館的頂子給掀了。

校長也跟著興奮起來,不停地鼓掌,一邊問副校長。

“這麼激烈的麼?感覺咱們的獎品有點配不上同學們的歡呼聲啊。不然再加點吧?”

副校長特彆想翻個白眼。

“校長,這您要去問財務了。您一個校長,天天讓人敲門控訴財政問題,也不是很好吧……”

校長一聽,一拍大腿。

“對啊,但是我冇辦法啊!來人了來人了!藝術班的吧,我知道!這白一個個真大長腿!不是,這女孩子們太好看了吧!”

副校長不能理解,明明校長長得也不錯,為什麼就這點嗜好呢?

他剛說著,突然場內一陣尖叫伴隨著一陣尖叫。

他們的注意力下意識都集中到了剛進場的班級裡——

校長瞪大了眼睛。

“臥槽!那不是赫連家那個……哪個來著?怎麼跑我學校來了……不過男人跳什麼啦啦操啊,我要看美女,唉。”

副校長冇說話,眼睛一眨不眨。

啦啦操基本都是女孩子參與,小裙子露臍裝小背心全是常規打扮。

藝術班就穿著紅白相間的露臍無袖上衣加上小短裙,一個個青春白皙的女孩子,配上大白腿,本來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而現在剛走出來的這個班級,毫不客氣地說,這班裡所有人穿的衣服都像是男女團出道打歌服。

西裝打歌服。

女孩子上身銀灰色露腰襯衫,繫著黑色領帶,外麵配著同樣的銀灰色西裝外套。

褲子的款型特彆好看,高腰銀灰色西裝褲,除了看著高級之外,更修飾腿型,小心機的淺色條紋讓每個女孩子的腿都顯得特彆長。

黑色皮鞋配上的設計款西裝,配上她們臉上自信的笑容,一個個都很帥氣。

坐在觀眾席上的艾蘭看著根本不如她好看不如她亮眼,高中三年都隻能做“配角”的女同學,氣的臉都扭曲了。

她雙手緊緊交握在一起,語氣生硬。

“這穿的是什麼啊?!誰家穿西裝跳啦啦操啊!啦啦球也冇拿!”

艾蘭身邊從上高中開始就一直和她打好關係,從而和老師關係也很好,在學校裡混的如魚得水的女同學忍不住酸溜溜地說。

“這次啦啦操比賽規則都貼了,要求服裝整潔不要過分暴露彰顯活力就行,冇說一定要拿那個球。”

“而且……他們這個衣服都是高定的啊!一套不知道多少錢啊!要是我們不退出的話……就……”

這女生越說,越忍不住抱怨起來。

“艾蘭你怎麼想的啊,你要是和墨尹打好關係,我們早就人手一套衣服了。你冇事乾發什麼瘋,為難墨尹?”

艾蘭氣笑了。

“是我要退的麼?還是墨尹不給我麵子?!”

一直向著她說話的女同學此時隻想巴結墨尹,她覺得是艾蘭讓她少了一套昂貴的可以拿出去炫耀的衣服。

她拖著下巴,眼巴巴地看著班裡女生的衣服,越看越嫉妒。

“憑啥那些學習不怎麼滴的女孩子能穿的這麼好看?我們這種學霸冇好衣服穿?!還有艾蘭,你的麵子值幾個錢啊!”

“現在墨尹纔是老大好不好!早知道和墨尹打好關係了!”

艾蘭冷哼一聲。

“牆倒眾人推是吧?當初我和老師關係好,你們一個個都巴結我。現在墨尹厲害了,有本事了,你們又去巴結墨尹?狗一樣!”

艾蘭原來的同伴現在全懶得理她,被她諷刺的女生還想再反駁幾句,全場的呼聲突然就滿是尖叫聲!

女生尖叫也算了,男生也跟著尖叫。

所有聊天的聲音都被蓋過去,觀眾席上甚至一大群人站起來。

“文哥文哥!!”

“白一姐姐愛你!——”

“赫連赫連啊——!!”

“野哥哥野哥哥yyd!!”

“封泉!鋼琴王子!我是男的我也愛你!”

“小辣椒加油!!啊——!媽的老子還是想站在你身邊。”

尖叫聲刺耳。

甚至還有橫幅飛舞。

但是此時冇人注意這些聲音。

在這種女孩子的競技場上,最帥的人都是男的。

穿西裝的女孩子們入場之後,纔有六個人緩緩走出來。

五個大長腿男人加一個高冷美禦姐,硬生生把這個地方走出了“選秀舞台”的感覺。

雖然是一起走出來的,但是在側麵能夠看到,走在最前麵和其他人錯開半個身子的是最中間的個子稍微矮點的少年。

他站在像是團寵又像是領袖的位置。

穿著一身銀灰色的西裝,少年腿長腰細,耳朵上戴著一個銀色的耳麥。

也許是注意到了震耳欲聾的尖叫聲,他抬頭向台上看,隨意揮了揮手。

在觀眾席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夠感覺到他似乎在笑,離得很遠也能感覺到這是個溫暖又帥氣的人啊。

觀眾席上的聲音更大了!

“啊文哥看我了!!”

“嗚嗚嗚文哥真好啊!你們知道吧,因為知道自己的兄弟過來幫助妹妹,文哥在感動之餘,身體奇蹟般的康複了!”

“兄妹同台,太好了!”

“話說,文哥和他妹妹不是龍鳳胎麼?你們怎麼分辨的?”

“白癡啊!走在這一排最裡麵穿著女裝的就是妹妹啊!”

桑爍已經在觀眾席上站起來,他握緊拳頭。

小辣椒……好好看啊!臥槽!!

他要看小辣椒跳舞……

桑爍的臉紅了。

就是穿的有點多,讓他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失望……

而且,小辣椒周圍站著的帥哥那麼多,早知道他就轉班參加啦啦操比賽了!看書喇

桑爍心情複雜地看著台上的幾個男人。

除了他小辣椒的哥哥之外,剩下的四個他雖然不承認,但確實一個比一個帥。

最中間的是小辣椒的哥哥,旁邊是桃花眼麵癱臉,再外麵是娃娃臉和冰塊臉……可惡啊,小辣椒的哥哥到底在什麼地方,能有這麼多帥哥?!

最中間看向台上的是墨文。

在她身邊,一米九的秦野也穿著銀灰色西裝,還打著領帶,漆黑的目光冷厲,麵無表情。

秦野屬於典型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類型,穿著西裝的他渾身卻透露出一種“反派bo”的氣質。

尤其是他似乎覺得領帶不舒服,抬起手隨意將領帶扯鬆,像個西裝暴徒。

墨文另一邊站著赫連音。

赫連音單手插在口袋裡,笑容懶洋洋的。

銀灰色西裝穿在他身上讓他像一個優雅的王子,額前的髮絲有一些向後撩起,他的桃花眸帶笑,勾人的很。

不同於其他人,他西裝內穿著一件v領襯衫,深陷的鎖骨在陽光下有一層淺淺的陰影。

在赫連音另外一邊,站著麵無表情的封泉。a

封泉的西裝穿著最整潔,襯衫釦子係在最上麵一顆,領帶係的整整齊齊,不過他的西裝上的袖釦是銀色的,有複雜的花紋。

修長的雙腿在西裝褲內,又直又長。

他冇有穿赫連音準備的衣服,這件衣服是他自己的。

封泉冰藍色的目光落向前方,對全場刺耳的尖叫聲熟視無睹。

白一站在秦野的另一邊,他往前走了兩步,想往墨文身邊擠。

他的西裝外套釦子解開,白襯衫上的領帶隨著他加快走路的動作晃啊晃,他娃娃臉帶著笑,眼睛笑彎的像盛著瑩瑩水光的月牙。

白一的頭髮軟軟的,穿著西裝莫名有點奶氣,所以他將頭髮撩上去想顯得成熟一點,但是好像更奶了。

白一想往墨文身邊擠,同時說道。

“墨文墨文,你妹好像生氣了。”

在白一身邊的是墨文哥。

穿著露一截腰,紮著長馬尾的墨文哥。

隨著走路的動作,長長的馬尾一晃一晃,墨文哥臉色陰沉站在最裡麵一言不發,高冷禦姐的氣息無形散發。

墨文聽到這裡,無奈地聳聳肩。

╮(╯▽╰)╭

“他天天吃瓜,肯定也得喊出來運動一下。”

墨文哥聽到這裡,立刻抬起頭。

“我……我說了但是我不喜歡穿這麼短的衣服啊!”

艸!

他不就吃瓜吃的久了點,看自己妹妹修羅場覺得有意思了點麼,就被他妹拖出來跳啦啦操!

墨文聽著,更無奈了。

“彆說我不疼你啊。女裝我也不是不能穿,但是你和我猜拳賭誰穿女裝,你輸了啊。”

墨文哥:(o__)、

就不應該讓妹妹跟著七爺去玩兒!啊——!

白一聽到這裡,看了墨文哥一眼,勸道。

“不是我說,墨尹,你哥哥對你很好了,他都願意幫你女裝了。你一個女孩子,不能因為害羞就總是坑哥啊。”

墨文哥心裡有苦說不出。

他好想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白一,你把這傢夥原封不動地對我妹說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