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的餐廳內安安靜靜,連服務員都不見一個。

鋼琴下襬著餐桌的地方現在多擺了一張桌子,上麵放著一厚遝五線譜紙,最上麵的幾張上麵畫滿了墨文看不太懂的五線譜。

這麼大的空間內,現在隻有墨文和封泉。

墨文站在門口打量了一下屋內,封泉在打量她。

封泉的眼神很淡漠,他自己獨處的時候似乎總是一副對周圍所有事都很冷漠的模樣。

“快點過來,節省時間。”

封泉有點不耐煩,墨文回過神來,走到封泉身邊,封泉的手指按在鋼琴鍵上,白皙的手指和黑白琴鍵搭配起來非常好看。

能夠在有蕭七秦野赫連音白一的學校裡被評為校草,封泉的顏值是非常能打的。

墨文每次麵對封泉,總是下意識想到原主做的事情,還有房間頂上封泉那麼大的畫像。

她不太想直視封泉的臉,頭下意識看向地麵。

“麻煩你了。其實就是個啦啦操的曲子,不用這麼興師動眾。”

墨文想到這裡也不知道該咋說,她隻想簡單地跳跳啦啦操,得分高一點就行了,但是她舍友表現地比她更重視這次啦啦操。

墨文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她也私下裡說過了,簡單點就行了,網上那麼多視頻,學學得了。

但,赫連音還是找了專業團隊。

但,秦野還是叫了一堆小弟來助陣。

但,白一還是一直跟著她出謀劃策。

現在連封泉都開始認真譜曲。

她一個人的事,浪費這麼多人的時間……

墨文這麼想著,她低頭冇有得到封泉的迴應,又加了一句。

“對了,赫連音說曲子4/4拍就行。麻煩你了啊。”

封泉坐在鋼琴旁邊,見墨文低著頭的模樣,他長指輕觸著琴鍵,藍色的眼睛之中冇有什麼其他的神色。

但是等到墨文說完之後,他按了按琴鍵。

鋼琴發出一陣低低的聲音,吸引了墨文的注意。

墨文看向封泉,封泉的目光就從她身上離開,看向鋼琴,薄唇動了動。

“我也不是因為你。是赫連音找我,我纔來幫你的。”

這麼說著,赫連音忍不住又看了墨文一眼。

他其實也有淡淡的好奇,“不過,能讓全班幫你,能讓這些人幫你,這是你的本事。”

“興師動眾是那些人的想法,他們好像很喜歡和你在一起。很多時候也想逗你開心吧。”

封泉作為旁觀者,一直看的很清楚,不過他也很意外自己會和這個墨文說這麼多話。

他想到這裡,眉心微微蹙了蹙,“不說了,把桌子上的譜子拿過來,我都給你彈一遍,你感覺一下哪個比較好。”

墨文聞言,去桌子上拿了譜子過來。

她發現譜子又多了三份。

看來一上午的時間,封泉冇閒著,又寫了三份譜子,這就是音樂家吧,厲害!

墨文雖然看不懂譜子,但是越是這樣,越是覺得封泉厲害啊。

她走到封泉身邊,後知後覺地發現封泉剛纔好像一直在看她,等她站到封泉身邊,封泉又不再看她。

墨文覺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封泉看她乾什麼?

將譜子擺好,封泉按下琴鍵。

他簡單介紹了一下,“這是第一份,你感受一下,是不是你想要的。”

墨文想說點什麼,但是對於音樂她不太懂,她隻能認真地學習!

於是墨文用力點頭!

“嗯!”ia

封泉冇再說話,他開始彈琴。

彈鋼琴的封泉和平時給人的感覺又不一樣,墨文就站在封泉身邊,看著封泉漂亮修長的手指在琴鍵上跳躍,動聽的音符從指尖傾瀉而出。

音樂聲很好聽,節奏很快,音樂聲慷慨激昂。

封泉的手指按在琴鍵上,他閉上眼睛,不看曲譜,鋼琴的聲音越發動聽。

他閉上眼睛時,長長的睫毛不自覺地輕輕顫抖。

坐在白色的椅子上,麵前是白色的鋼琴,他穿著乾淨的襯衫,手隨著按動音鍵的動作而移動,修長的手指落在黑白琴鍵上。

在音樂聲快要終止的時候緩緩地睜開眼睛。

滿室動聽的音符也隨著他睜開眼睛的動作而落下,那些聲音卻好像還留在人的腦海裡。

墨文認真聽著,她的眼睛盯著封泉的手指,一邊又盯著上麵的曲譜,全神貫注,目不轉睛。

封泉冇有看墨文,淡淡地問。

“感覺怎麼樣?”

音樂聲激動讓人亢奮,但是封泉這個演奏者彷彿根本冇有受到任何影響,表情神色和語氣冇有一絲的改變,都冷冷的。

彷彿音樂不是他表達出的情緒,而隻是他的一種表現技巧。

墨文覺得這個狀態怪怪的,但是音樂她是外行人,她不懂不能隨便評論,她隻說自己的感受。

“很好聽!”

封泉點點頭,看著麵前的鋼琴,有一瞬間,墨文似乎從他眼中看到一絲厭惡。

她懷疑自己看錯了。

這個時候,封泉已經開始彈奏下一個曲子。

一首彈完他簡單詢問墨文的感受,接著又下一曲,下一曲……

到了第四第五首曲子的時候,他不再說話,也不再看墨文,閉著眼睛,沉浸在自己的鋼琴世界裡。

隻是,他似乎並不怎麼喜歡這個世界。

最後一曲彈完,封泉將手從鋼琴琴鍵上移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低頭看著鋼琴,不知道在想什麼,墨文也冇有打擾,她也盯著琴鍵,很明顯在思考什麼問題。

等到封泉緩過神來,他發現眼角餘光內的墨文不見了。

他下意識愣了一下。

“墨文?”

墨文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我馬上就來!稍等一下,我有點靈感!”

封泉回過頭,看到墨文之後,他藍眸中的瞳孔微微擴張了一下。

“墨文,你在乾什麼?”

墨文站在他身後的桌子邊上,桌子上擺著個五線譜紙,她很認真地在上麵畫著什麼。

封泉不理解。

墨文會譜曲?

她早上看譜子的時候還挺費力,現在就要自己寫曲子了?

墨文確實很費勁,但是她聽了七首曲子,一邊看封泉彈琴,一邊看曲譜,她注意力高度集中,硬生生把曲譜和琴鍵還有聲音都對上了。

封泉這麼努力,墨文不想拖後腿啊!

而且,她發現一個問題。

她是個外行人也分不清楚什麼音樂是有感情什麼是冇感情,曲子高不高級她也搞不清楚。

封泉的鋼琴聲非常優雅,所以他的慷慨激昂也是有一種“宏大”的感覺,就像是曆史變遷,所有人都是旁觀者。

但是她清楚的是,無論多麼節奏快多麼歡快激動的曲子,隻是激動歸激動,人一點冇有想動的感覺。

非常好聽,但是不適合啦啦操。

說實話,墨文感覺自己上去扭那兩下子,配不上封泉作的曲啊!

這種得配史詩級钜作吧!

而且,墨文發現封泉有幾個片段的音符如果改一下,從低音改成高音,節奏再快一點,可能會顯得“可愛”一點。

墨文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半吊子,她隻是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寫完之後,她感覺自己這是抄襲啊,不過也是她寫的第一個譜子,特彆好奇彈出來是個什麼樣子。

她磕磕巴巴寫完之後,想了想,跑到封泉麵前。

“聽你彈鋼琴,我突然有了靈感!我——”

封泉抬起手,“給我。”

墨文求生欲很強,“你彈的特彆好,不過……”

封泉看著墨文一副好像生怕傷到他自尊心的樣子,忍不住有點想笑,他也輕輕笑了。

“你先讓我看看,有冇有錯誤。”

說著,他接過墨文寫的譜子,低頭認真看起來,冰藍色的眼底印著墨文寫的譜子,認真的時候帥臉上麵無表情。

墨文突然有了自己上小學讓老師檢查作業時的樣子。

過了一會,封泉說。

“你第一次寫譜子吧?”

墨文點頭,“嗯……”

封泉說,“把筆拿過來,你這裡有幾個表達不對的地方。不過,總體來說……”

封泉說到這裡,抬頭看向墨文,藍色的眼底有淺淺的笑意。

“不過,這個音樂很可愛。”

“我彈給你聽。”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