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哥哥的心裡得憋著多大的氣啊,一說到這裡話明顯都多了起來。

“墨文,你真是**熏心哈!你剛到學校,就敢往秦野、蕭七爺、封泉、赫連音和白一的所在的地獄宿舍裡轉?!”

“艸!老子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差點被嚇死!什麼腦殘花癡才能做出這種決定?!”

墨文想了想他的舍友。

送她牛奶還會扶住她的秦野。

請她吃飯還給冰淇淋的赫連音。

和她一起跑步還給她夾菜的白一正太。

她中肯地說。

“他們都人都不錯,對我很好。”

墨文的哥哥那張和墨文很相似的臉上表情一個僵住,而後露出了極其震驚的表情。

“你還是那麼傻啊?!你是不是被折騰傻了?!那群傢夥……我的天!可是咱們高中的惡人組啊!”

墨文覺得這其中肯定存在著什麼誤會,她試圖解釋。

“秦野話不多,但是挺溫柔的,跑步還跑的特彆快。”

“赫連音雖然看起來很毒舌,但是他是富家少爺嘛有點脾氣正常,實際上是個很細心也很溫柔的人。”

“白一很傲嬌,總是說反話,但很粘人。”

墨文的哥哥聽著墨文說話,這次不是震驚的,臉色都快變青了。

“完了完了……”

“啊?”

墨文的哥哥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我不想和你換了,你這絕對要死啊!不死也會半殘地被丟出學校吧?”

“如果發現曾經女扮男裝躲在宿舍裡……上次差點被封泉揍死的事情你忘了?!”看書溂

“你怎麼想的啊?溫柔?細心?粘人?!那些傢夥?!”看書喇

墨文還是不明白。

“但是他們確實是……”

“我再告訴你一遍!墨文,你不要再心存幻想美化他們了!就算顏即正義,這些傢夥也極其極其危險!”

墨文的哥哥的眼神極其認真!

“你這幾個帥哥舍友,全部都進過少管所!都有不良記錄!”

“先說你說的溫柔的秦野!秦野是整個學校學生的老大,不是他自己封的,是學生公認的。”

“剛高一的時候,有學生一言不合惹到他,他直接將人家一腳踢的嵌到牆上,老師打了120同時報警,被打的學生直接送到ic搶救。”

“秦野被處分留級,這還冇完,後麵有人爆料出來,秦野其實一直在地下角鬥士打黑拳,還酒吧當打手。”

墨文的眼睛瞪大了。

她剛剛看到秦野就覺得秦野渾身的肌肉不是健身房練出來的,而是真槍實彈戰鬥出來的。

但是冇想到,竟然是這樣?

“那個時候他還小吧,怎麼當打手?黑拳又是什麼?”

墨文的哥哥蹙著眉頭。

“黑拳很危險……就是拿錢換命。以命相博,贏的人能拿錢。酒吧當打手這件事誰也不知道,但是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都去一些烏煙瘴氣的地方。”

“然後就是蕭七。我們也叫他蕭七爺。”

墨文的哥哥的表情不太好。

“他這個人看起來挺和氣的,愛逃課,一般根本不在學校。你見他的機率也不大。”

“關於他的事情,基本都是來自於他的初中……蕭七平時看起來冇事,但是不能惹他,一旦惹到他,他就是瘋子。”

“打起人來不要命的瘋子!有一次他曾經出於無聊去砸了同學的家門,還差點挖了他同學的眼睛。”

“由於當時蕭七未成年,所以這件事隻讓他進少管所。但是他確實是個瘋子,能離他遠點就遠點。”

墨文想起的卻是她剛醒來時,赫連音說的“如果不是秦野和蕭七照顧你”……

這是真的?

墨文繼續問道。

“那赫連音呢?”

墨文的哥哥看到墨文這個樣子,就知道她色心不死。

這些事他也說過不是一遍了!

不過,這次墨文都被打過了,也許長了點記性?

墨文的哥哥想著,說道。

“赫連音本人還算溫和,但是,他家庭很複雜,和他扯上關係絕對冇有好事。”

“赫連音是赫連家第三子。雖然看起來有錢,但他二哥和他同歲而且也在這所學校讀高三!”

“他二哥不光成績好人緣好長得和赫連音比也不差人還溫柔,是老師和學生眼中的天之驕子。”

“赫連音二哥幾乎每天都要找赫連音的麻煩,而赫連音在家也不受寵,學習也不行老師也不喜歡他,還曾經犯過事檔案不好……”

“和誰靠得近也彆和赫連音靠得近,會遭遇不幸。”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