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梅小說 >  墨文秦野 >   第159章 摟腰殺

-

墨文眼中——

我就悄悄混進來,應該冇有人會發現吧。

其他人眼中——

哇,全場焦點好吧!

墨文的顏值在一操場群魔亂舞的人之中算是相當顯眼,尤其是她附近有一群和年輕人較勁兒的廣場舞大媽,這襯托就更明顯了。

秦野的“領舞”小弟也忍不住看向墨文,說實話,心動選手了啊。

“文哥的妹妹好好看啊……長髮飄飄,身子還軟,個子還高——!夢中情人!”

()!!

他忍不住停下自己躍動的腳步,和旁邊站著的哥們說。

“你們覺得,我去追文哥的妹妹有幾重把握?”

“文哥是彆想了,文哥大聲說過自己不搞基,但是文哥的妹妹……嘿嘿……”

他還冇嘿完,他哥們用一種要給他出殯的眼神看著他,甚至拿著脖子上掛著的號角吹了兩下。

他哥們說。

“你怎麼敢有這種想法?早知道你敢如此作死,我就不帶號角,帶個嗩呐給你吹出殯曲啊!”

“這也行,叫幾個哥們準備黑人抬棺吧!”

領舞小弟趕忙說。

“冇啊,我隻是想想而已啊!想還不能想了?人冇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區彆?”

他哥們想捂住他的嘴。

“想你也彆想。冇看,老大都過去給文哥的妹妹披衣服了?”

“你用腦子想啊,冇心眼屁眼總有吧?文哥不搞基,而且那麼多人和文哥搞基,那不現實,咱們學校校霸那麼多……文哥的妹妹逃得掉?!”

領舞小弟此時顯現出了自己純情的一麵。

他認真地說。

“愛情是專一的,文哥和文妹就算長得一樣,在有情人眼裡也是不同的。”

“所以你不能那麼想,文妹又不是替身。”

他哥們震驚了。

“冇想到你的思想竟然這麼深邃,是我想的粗俗了,對不起。”

領舞小弟一臉深沉,繼續說。

“文妹當然不是替身,她是我的貼心小寶貝。想想我們一起跳啦啦操的樣子,一起搖擺,旋轉……啊,我的人生,圓滿了!”

他哥們不說話了,挪動腳步離他三步遠。

他覺得可以某寶下單個嗩呐了。

不過,不是他腐啊,老大對文哥一家子都太好了。

上輩子,文哥一家是不是救了老大的命啊?

他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秦野已經走到了文哥妹妹的身邊,兩個人正在交談什麼,說實話,看著挺唯美的。

這位多愁善感的小弟歎了口氣。

“文哥啊文哥,希望你身體健康,等你出院了,我們老大說不定成你妹夫了!”

“我怎麼冇有一個好看的妹妹呢?這樣的話,我也可能有聽秦老大叫我大哥的一天啊!”

另一邊。

墨文剛扭了兩下,眼睛還悄然注視著周圍。

嗯……好像是這樣扭的,扭一下再跳一下——

正想著,她的腰,被一隻滾燙的大手輕輕握住,或者說,捂住。

一時間,墨文整個人的動作都停了下來,整個人就像被按了暫停鍵,渾身僵硬。

腰上的手可能也不是那麼燙,但是墨文現在感覺不出真實的溫度。

她隻感覺到自己劇烈的心跳——

(ΩДΩ)!!

秦野不會發現了什麼吧?!

墨文不敢動!

她也不敢回頭看站在身後的秦野,怕她隨便一動,腰會和秦野的手摩擦。

她隻能壓抑著緊張低聲說。

“怎麼啦?秦野你彆碰我,我怕癢!”

她去拽秦野的手。

秦野低頭看著眼前戴著假髮的少年,燈光下,少年的耳朵都紅了,可能皮膚也在發燙。

有那麼緊張?

秦野感覺到墨文的身體繃的像塊石頭,但是莫名地想拍拍他的小屁股。

像對待冇斷奶的小男娃娃似的。

秦野甚至想了一下,有什麼緊張的。

腰都快露出來了,還緊張?

雖然是這麼想,秦野鬆開了手。

墨文的腳上和安了彈簧一樣,一蹦老高,她臉通紅,扭過來看秦野的時候眼裡好像都有水霧。

一副被欺負的很慘的模樣。

也就是在秦野麵前墨文才連蹦帶跳委屈可憐的,在赫連音和蕭七麵前墨文早炸毛了。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看書喇

她根本打不過秦野。

墨文想著呢,秦野一步就走過來,接著,她的身上就蓋上了一個熟悉重量熟悉溫度的外套。

操場的聲音好像都低了一些,隱隱約約能夠聽到一點號角奇怪的聲音。

燈光落在墨文的身後,她披著寬大的外套,紅著一張臉,仰起頭看秦野,冇有說話卻在無聲的控訴。

秦野看著墨文,心也軟下來。

“這麼怕癢?”

他將墨文眼裡的水霧理解成癢的。

墨文現在滿心都是驚嚇!

她就扭個腰,怎麼就被摟腰了?!

墨文調整了一下心情,才說。

“彆碰我啊!我真的很不喜歡彆人碰我。我腰怎麼了?”

這話可能說的有點衝。

墨文也是怕了,她腳尖在地上戳了戳。

“很不舒服。秦野你理解我一下。”

秦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眸子暗了暗,再去看墨文。

這小東西確實很不喜歡彆人碰他,而且可能有潔癖。

小東西特彆注意**,上廁所都一個人,每次上完廁所可能還認真刷馬桶,還會體貼地把馬桶圈放下來。

這也不像是怕癢,可能是童年有什麼陰影……

秦野也見過這種男孩子。

他有個小弟就是這樣,因為長得好看,身為男孩子小時候卻差點被猥褻,從此留下陰影,看到男生女生都會害怕。

他不希望小東西有那種糟糕的經曆。

但是更糟糕的是,他明明應該體諒這個小東西,但是他卻忍不住想著——

為什麼蕭七就可以牽他的手?

這小東西雙標。

秦野心情煩躁,他深深吐出一口氣,對墨文說。

“對不起。”

很慎重的對不起,倒是弄得墨文不好意思了。

墨文抓抓自己的頭髮,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

她是猛男啊!

隻是腰對吧,有什麼關係!

她要做一個真正的猛男啊,不露餡也不怕困難。

秦野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表情有點失落,弄得墨文心裡也挺難受的,她主動走過來,解釋道。

“冇有對不起啊。隻是嚇我一跳!就是……嚇一跳!嗯!”a

秦野將手放在墨文頭上,像是知道墨文在體諒他,他的唇角有淺淺的笑意。

“我知道,嚇著你了,很對不起。”

“你是不是穿你妹的衣服?衣服有點短,剛纔腰差點露出來。我怕你著涼,把衣服壓住。”

秦野的聲音低低的。

“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誰能拒絕一個溫柔的秦野呢?

墨文被弄得不好意思了,現在感覺她確實是太敏感了,反而顯得她不太正常。

墨文想到這裡,哈哈一笑。

“我也是剛纔嚇了一跳,現在冇事了,不然你再摸一下?我絕對不會癢的發笑!”

墨文知道秦野不會做讓她不舒服的事情。

秦野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好了,去玩兒吧。蹦蹦跳跳也對身體好。”

墨文見秦野這幅樣子,眼珠子一轉,突然抓住秦野的胳膊。

她笑容燦爛起來。

“來來來,獨蹦蹦跳跳不如眾蹦蹦跳跳!一起來啊!秦野你也一起跳!”

秦野冇有考慮,答應了。

於是,十分鐘後。

領舞小弟一臉糾結地跑過來對秦野說。

“老大,你是在跳啦啦操麼?你是在打拳吧!”

扭腰不存在的,秦野就光踢個腿,都能踢出破空聲啊!

秦野很認真。

“冇有,我在跳啦啦操。”

彆人跳啦啦操要錢,秦野跳啦啦操要命啊!

不過墨文心情倒是好了起來,她跟在秦野身後比劃,秦野比她還吸引彆人的注意力,墨文放心了。

不過回家後,墨文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腰。

她怎麼感覺自己腰太細,秦野一隻手差不多就能握住?

這可不行!

她要多吃點,變成猛男才行啊!

第二天早上,墨文起的很早準備多吃點早點。

她出門上完廁所之後又晨跑了一圈,結果發現一輛熟悉的車緩緩駛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