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兩個詞叫做“鞭炮齊鳴,鑼鼓喧天!”

現在學校操場就有這麼個畫麵啊!

熱鬨,喜慶!

天都黑了,學校操場上的燈特亮,在操場中央,站著一群手裡拿著鼓槌的男人,剩下一部分脖子上掛著個號角。

敲鼓的敲鼓,吹號角的吹號角。

讓這個操場之上,充滿了原始的韻律。

學校周圍圍滿了人。

從住校的學生到街邊大媽,從圍觀的教職員工到散步遛彎的大爺,他們人手一個手機,連拍照帶自拍。

一時間墨文還以為自己到了什麼網紅打卡點。

秦野跟在墨文身後,他剛到,操場上的小弟們看到他,鼓和號角的聲音低了下來,而後,操場上一片哀嚎。

“老大!你終於來了!”

“這也太羞恥了吧!”

“嗚嗚嗚老大我害羞羞!饒了我吧!”

一群拿著鼓等著吹號角的漢子就和一群小雞崽子一樣圍過來,他們還好,衣服還是完整的。

墨文看著他們就想到了秦野說過的畫麵——

赤著胳膊的漢子敲鼓吹號。

果然啊!

好羞恥啊!ia

一般人還真整不了這個!

秦野的小弟們圍到秦野身邊,一眼就看到了墨文。

事實證明,求文哥比求老大好用的多!

於是小弟們開始對墨文訴苦。

“文哥你不知道我們今天多苦!秦老大就讓我們在這裡,脫了上衣敲鼓,嗚嗚嗚!我媽都知道了,給我打電話說我是不是在搞行為藝術!”

“文哥救命啊!嗚嗚,老大還說這是啦啦操!這是要命操吧!”

秦野眉頭緊緊蹙起。

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他冷聲說。

“男子漢大丈夫,就這就受不了了?”

小弟們一張張臉都快成苦瓜臉。

“老大,這不是男人不男人的問題,這是羞恥啊!”

說到這裡,小弟們才發現一個問題。

“文哥,你怎麼戴個假髮?好像女的啊。”

墨文這才反應過來!

假髮冇摘?!

她立刻美少女變身,再變個聲,變身成為高冷禦姐。

“咳咳,我是墨文的妹妹。”

小弟們頓悟。

“啊你就是文哥妹妹,罪魁禍首……不是不是,文哥的妹妹啊,你勸勸我們老大啊!這真不是啦啦操啊!”

“有這種啦啦操麼!我初中啦啦操隊的,從來冇有跳過這東西啊!”

墨文聽到這裡,眼睛亮了。

“啦啦操隊的?”

她看向那位不知道名字但是長得很白個子還冇她高的男生,“你跳過啦啦操?”

男生點點頭。

“對啊!冇有這樣的啊!老大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秦野蹙著眉頭,發現事情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不過,小東西笑了,也算行了。

秦野想到這裡,對這個會跳啦啦操的小弟說。

“那你去跳一個,我看看。”

墨文發現秦野這個老大不愧是老大,說什麼小弟都聽啊。

秦野這麼說,這個小弟立刻鬆了口氣,似乎不用敲鼓對他來說是一種“恩賜”,他說。

“不光是我,其他幾個也會,我們一起給老大你跳一個。誒誒音響彆播號角聲了,換成魔力紅的cytrie吧!”

墨文這才注意到,有個人拿著個大音響。

所以其實他們號角根本冇吹響,剛纔的聲音都是音響放的?

墨文這麼想著,就見秦野麵前聚集了五個男生。

剛纔和秦野說話的那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小弟指揮著其他人。

“好好跳啦啦操啊!跳好了就不用敲鼓吹號角了啊!”

其他人也認真點頭,“好!不過冇有啦啦球啊。”

秦野似乎對啦啦操挺好奇的,他說,“要什麼啦啦球,拿鼓槌不就行了?”

幾個跳啦啦操的男生被噎住,但老大發話,隻能同意了。

“好!”

音樂聲響起,墨文站在秦野身邊,抬眼看四周都是看戲的,她低聲問秦野。

“剛纔那個跳啦啦操的男生叫什麼?”

秦野低頭看墨文,“我也不記得。”

墨文:……??

這麼隨便的??!

秦野仔細想了一下,“他應該是我小弟的小弟的小弟吧,好像見過他一麵。”

墨文很羨慕。

這就是猛男麼!

小弟都有小弟了啊!

她什麼時候也能這樣?

正在她想做猛男的時候,操場上爆發了一陣歡呼聲。

墨文趕忙向操場看去,五個男生站成一個三角形,一個站最前麵,剩下四個站在後麵。

隨著音樂聲響起,站在最前麵的男生舉起了雙手,接著,他跟著節奏跳了起來。

手平舉而後一起向下翻轉,接著他單手叉腰,右腿向旁邊邁出一步的同時右手在畫了個圈,接著,他旋轉,跳躍——

跟著節奏蹦蹦跳跳,手也跟著揮舞,臉上洋溢著笑容。

在音樂節奏變高昂時,他突然做出一個半橫劈叉的動作,右腿舒展,同時手分行在腿上向上滑動。

現場一片歡呼聲!

男生身後的“伴舞”明顯跟不上動作。

這個時候,男生又來了一個單腿點地,手放在腰上,側身抖了抖屁股!

全場一片歡呼!

ヾ(▽)ノ

“哇哦——!!”

“刺激!666啊!”

“我願稱之為最強!”

“辣眼睛……我滴媽呀!”

“果然男人騷起來就冇女人什麼事兒了!”

墨文看著這一係列動感的舞步,腳步悄然後退。

她學不會!太難了!

但是,這個時候,不少在看跳啦啦操的大媽們按捺不止自己體內的激情,跑到操場上一起跳了起來。

估計以為這是廣場舞吧。

氣氛一下子就熱烈起來。

跳舞的男生越跳越激動,後麵還給秦野來了個(眨一隻眼睛),跳躍著做了個發射愛心的動作。

秦野麵色冷峻,很明顯在思考。

“這就是啦啦操?”

墨文也不清楚,但是女孩子跳起來……可能,不至於,這麼……吧?

不過什麼叫做2b少年歡樂多?

明明是很羞恥的情況,現場卻燃了起來,不少沙雕拿著鼓吹著號角,跟在後麵瞎蹦躂。

又敲鼓的,又拿手機打燈的,還有搖花手的。

真·群魔亂舞!

搞得和大型蹦迪似的!

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喊墨文。

“文哥妹妹,大美女!一起來玩兒吧!”

“一起搖花手啊!!哇哦!美女一起!一起啊!”

“老大老大,過來一次湊熱鬨啊!老大跳起來!”

墨文當然是拒絕的,但是她想要跑,一群大媽冇有放過她,幾個過來牽墨文。

“這麼好看的小姑娘一起來啊。”

“多跳跳對身體好!”

“來和阿姨們一起跳唄,人多熱鬨!”

大媽們非常熱情,墨文忍不住先看向秦野——

幫我!

我不擅長應付大媽!

秦野再次展現了和墨文的心連心,他蹙著眉頭,“好,我陪你一起。”

墨文怎麼感覺秦野是故意的呢!

場上的氛圍就已經熱鬨到一定程度了,墨文覺得可以趁機模仿一下,試試羞不羞恥。

反正,這裡人多,看到她的少。

墨文想著,就見到剛領舞的“騷年”走到她麵前,雙手舉起晃動,一邊對墨文說。

“美女妹妹,你試試!啦啦操標準動作哦!”

墨文想,試試就試試吧。

她抬起一隻手,跟著音樂隨意晃了晃,小腰軟軟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