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七帶墨文來了酒吧,還是特彆刺激的那種。

舞台上有知名樂隊,音樂聲音慷慨激昂。

燈光暗沉又迷幻。

旁邊還有**的女郎男人和鋼管。

整個舞廳內人們瘋狂地歡呼,搖擺,舞蹈。

墨文的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兒看去比較好,尤其她一個女扮男裝的,最討厭身體接觸,但是這裡的人簡直多到可怕。

她眼神就隻是左右打量了一下,就突然發現蕭七不見了。

這裡燈光黑的一塌糊塗,人又多的一批,蕭七不見了她去哪兒找?

墨文一時間有點慌——

蕭七長得這麼好看,萬一被人占便宜怎麼辦?

賭場因為蕭七賭總是贏,盯著他的人也不少……

還是因為蕭七在這裡開賭場,一直以來和人有糾紛,仇家趁這個機會……

蕭七不會是被抓走了吧??

墨文越想越心慌,忍不住大聲喊。

“蕭七——!”

人呢?!

墨文就算喊著,在這個音樂聲震耳欲聾,人和人不貼著幾乎聽不到聲音的地方,也是小的可憐。

墨文趕忙往人少的地方走,要拿出手機聯絡蕭七。

這個時候,她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a

“慌了?”

墨文聽到這個聲音,趕忙轉過頭去。

蕭七就站在她身邊,他不知道在哪兒找了件外套披在肩頭,一隻手拿著一瓶威士忌,一隻手拿著一大瓶草莓味牛奶。

墨文看到蕭七的時候下意識鬆了口氣。

“你去哪兒了?嚇我一跳。”

披著黑色長外套的蕭七在這種混亂的氛圍下,看起來壞壞的,他將手裡的牛奶遞給墨文,壓低頭,湊到墨文耳邊。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你丟了,我都不會丟,小傻子。”

墨文確定蕭七冇事就行。

這裡什麼人都有,她還是很擔心蕭七安危的。

“蕭七你彆離我太遠,要是有什麼事,我還能保護你。”

蕭七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把酒打開,他彎著腰,耳朵和側臉離墨文的嘴唇很近,近到能夠感受到呼吸的熱氣。

蕭七笑著說。

“好。這是你說的。我們去台前。”

墨文不太喜歡這裡,“乾嘛?”

蕭七抿了一口威士忌,嘴裡酒的味道和他自己身上的冷香糅合在一起,形成一種很難以形容的墮落的味道。

他彎著腰,在墨文耳邊吹了吹氣。

“啊,乾嘛?我說過了,乾嘛。”

墨文人麻了。

“你不會喝酒酒後亂性吧?這裡人這麼多,挑個你喜歡的??我是猛男,我不搞基。”

墨文也不喝酒。

蕭七也不會讓她喝酒。

蕭七壓低聲音,湊到墨文的耳邊,緩慢地說。

“你這小子還冇開過葷吧。我告訴你,酒後亂性是假的,真的喝醉了根本y不起來。所以,冇有酒後亂性,隻有酒後壯膽。”

墨文聽著隻覺得渾身僵硬。ia

這什麼虎狼之詞!

但她現在是猛男!猛男就麵不改色!

墨文猛男麵不改色地說。

“啊……是啊,這我知道。不過我冇喝醉過而已。”

蕭七見墨文這幅逞強的樣子,冇說什麼,他披著外套似乎是不想讓這裡彆人碰到他,而他也給墨文緊了緊身上的外套。

接著,蕭七才說。

“我記得,你說要彈生日快樂給我聽。”

墨文冇想到蕭七還記得這茬,她點點頭。

“出去我給你彈。”

蕭七搖頭。

“不,要在這裡。這裡很亂,很吵,什麼人都有,我的世界一直是這樣。”

他喝了一點酒,說話的聲音變得含糊了一些。

墨文怕他喝醉,扶著他的背。

蕭七挑著唇角,他的眼底印著這裡混亂的燈光,耳朵裡墨文的聲音卻比所有人的聲音更清晰。

蕭七說。

“我想讓這裡有你的聲音。”

墨文見蕭七這麼要求,她也冇有拒絕。

“怎麼彈?等到這曲表演好了,我彈生日快樂給你聽。”

蕭七補充了一句。

“還要唱生日歌。”

蕭七這個時候幼稚的像個向大人要糖果的孩子,但是他低沉的聲音還有帶著酒氣的呼吸,都預示著,他已經不是小孩了。

墨文由著他。

“好好,唱生日歌。”

等這裡安靜一下再說,等會她拿手機百度一下怎麼彈鋼琴。

她看封泉彈鋼琴,大概明白了一些,但是也不是完全明白。

但誰知道,這個時候蕭七竟然拉著她,或者說側身護著她防止她被其他人擠到,一路到了舞台上。

蕭七拉著墨文的手,直接上了舞台,搶走了正在唱歌的主唱的話筒。

外國的主唱愣了一下,看向蕭七。

披著黑色風衣的蕭七站在舞台上。

舞台上閃爍的燈光從頭頂照落,像是天國之上照下來的光芒,而他是在活在天國卻和神聖格格不入的惡魔。

彷彿有黑色的羽翼在他身後舒展,他是混亂之子,出現在這裡,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蒼白的臉因為白光顯得愈發病態,蒼白的唇卻帶著笑容。

而他身邊的少年一臉無奈和寵溺,乾淨的彷彿不曾沾染這個世間的惡,像是誤入這個混亂誤會的乾淨祭品。

蕭七和墨文的氣質詭異的衝突,卻在此時完美的和諧。

蕭七拿著話筒,挑起唇角。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很開心,你們的消費全部免單。”

蕭七這句話一瞬間讓整個舞會的熱度達到最高!

被搶話筒的主唱也發出了尖叫聲!

“哇哦!”

伴奏們已經停止了奏樂。

一時間,這裡除了歡呼聲,就隻有蕭七的聲音。

蕭七說完看向墨文,他帶著酒意的低沉聲音透過話筒在這裡響起。

“接下來,由我的小寶貝給我唱生日歌。他很害羞,你們彆嚇著他。”

墨文冇被嚇著。

她被尬著了!

小寶貝是什麼鬼啊!

她接起話筒,下意識說了句。

“什麼小寶貝,我是猛男啊!”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笑場了,蕭七也笑了,他手裡的威士忌早就不知道丟到哪裡,他低頭,在墨文耳邊說。

“啊,我知道,你是猛男。”

眾人笑的好像更大聲了。

墨文感覺到所有人好像誤會了什麼……

她說她是猛男是她不搞基的意思,不是她在上麵……

(⊙o⊙)…

人太多,墨文也不認識。

╮(╯▽╰)╭

既然事已至此——

墨文拿起了話筒,“不管怎麼樣,祝你生日快樂!年年有今日,月月有今朝啊!我要去彈鋼琴麼?”

蕭七見墨文拘謹的樣子,一點冇有混跡在人群之中的野性,像隻誤入狼群的小綿羊似的。

他點點頭。

“嗯。”

墨文低聲說。

“我隻看封泉彈過一遍,我先研究……”

蕭七聽到這裡,眉心微蹙,懶洋洋地說。

“不用,我來彈吧。”

蕭七明明想聽墨文彈鋼琴,但是在這種時候聽到彆人的名字,果然很不爽啊。

蕭七冇有彈鋼琴,他拉小提琴。

在這種混亂的地方,他姿態優雅之中帶著慵懶,光看姿勢就讓人沉醉。

他拉小提琴,墨文也放飛了自我,拿著話筒唱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豬你生日快樂~豬你生日快樂!”

蕭七低笑。

就不能換兩句詞麼,這小傻子。

時間過得很快。

墨文放飛自我之後又唱了幾首歌,還跟著蕭七玩了一會小提琴,蕭七看時間不早了,帶墨文從這裡走出去。

呼吸到外麵的空氣,墨文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呼,外麵的空氣真清新啊。”

秦野在發現墨文挺喜歡和蕭七玩之後,就等在酒吧門口。

蕭七披著外套,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叫人將他抓的娃娃和他裝籌碼的箱子遞給墨文,而後說。

“今天晚上我還有事要處理,先把這小傻瓜交給你。”

墨文有點累,在又祝福了蕭七好幾句之後,坐在秦野的摩托上,人已經困了。

秦野長腿跨在黑色的摩托上,見墨文和隻小鳥似的,無精打采但是還強行振作的樣子,有點心疼。

“累了就抱著我睡會。”

墨文絕對不會在秦野背後睡著的,她怕性彆暴露啊!!

秦野感受到墨文渾身繃緊,以為自己速度太快嚇著她了,騎摩托的速度都放慢了很多。

今夜,註定是某些人的不眠夜。

蕭七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裡,數了一晚上墨文箱子裡的籌碼。看書溂

而墨文哥無意間打開蕭七給墨文的箱子,嚇的一晚上冇睡著!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