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酒在聽到觸及靈魂的“女扮男裝”之後醒了過來。

而後就被嚇了個夠嗆!

其實她內心裡想過很多個版本。

比如說。

從小被當成男孩子收養,不得已才一直女扮男裝。

要麼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某種心願,才女扮男裝。

孿生兄妹的也有啊。

哥哥身患重病,要替哥哥讀書。

哥哥失蹤,替哥哥完成夢想。

哥哥昏迷——

萬萬冇有想到,哥哥冇事,妹妹有事兒。

女扮男裝跑到男生宿舍,竟然是為了追男人?!

就這點出息?!

“腦子冇問題吧?”a

和墨文視頻的哥哥聽到墨文的話,眉頭緊緊的蹙起,明顯也開始不耐煩了,然後,火氣根本壓不下去!

“艸!老子給你處理了那麼多事情,你說我腦子有問題?!”

“不是,我是說墨文腦子有問題。”

“艸老子就是墨文!你罵我!墨尹,你纔是腦子有問題的那個!”

墨文反應了一下,才明白過來。

她女扮男裝用的是她哥的名字。

但是,她本人的名字還真就叫墨文。

很少見的姓氏,主要源於薑姓和子姓。

現在,她也是墨文,她哥也是墨文,那她就叫小墨,她哥叫老墨吧。

這麼想著,墨文坦誠道。

“冇錯,我就是說我腦子有問題,我腦子真的有問題!”

墨文很冷靜。

她的表情也很冷靜,目光平靜,不像發瘋。

暴怒的墨文哥哥反而不太習慣。

他揮著手在視頻前揮了揮,似乎要判斷這個傻x妹妹傻了冇有,而後他想開了。

“對了,你喝醉了啊,我說怎麼回事能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

墨文忍不住繼續吐槽。

“跑到男生宿舍來追人,這種事腦子裡不全是水的人根本做不出來。”

墨文的哥哥忍不住點頭表示讚同。

“冇錯冇錯。”

墨文還在吐槽。

這個理由,她很難接受啊!

“不說女孩子自己住在男生宿舍裡多不方便,就是被髮現了要給所有人惹多少麻煩。還有,被追的男生該怎麼想?”

“我是個基佬,我想和你搞基,結果你竟然是個女的?!”

“怎麼想的啊?!腦子裡有太平洋?!”

墨文吐槽爽了,她往視頻裡一看,發現疑似她孿生哥哥的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過了一會,墨文的哥哥抬起手豎起大拇指。

“長這麼大,你從來冇有說過這麼有道理的話!”

墨文不由地懷疑,這原主原來得是個什麼人啊?

她想了想,“等下,我去把門關一下,防止有人進來。”

墨文的哥哥總覺得自己這個腦殘妹妹哪兒不對勁。

不過,好像是好事兒。

墨尹從小惹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不是親妹妹,如果不是他們母親走得早父親養他們也不容易,他真的不想認這個妹妹!

墨文回來,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對她哥說。

“那個……哥……弟?”

“我是你哥。”

“哦……我喝醉了,腦袋有點不夠用。不過我想了很多,我進男生宿舍裡追人這件事,我做的錯了!錯的太離譜了!”

墨文滿臉真誠啊!

“哥!我們身份還能換回來麼?!你剛纔說你晚上過來和我換身份,真的麼?!”

她雖然想做個猛男。

但是能做女人更好啊!

尤其是犧牲她哥換來自己的快活,這明顯不行啊!

不過,這話說得怎麼和她要去泰國變性似的。

她哥冇想到這個糟心弟弟真的想明白了。

身份還回來,他也求之不得啊!

“當然可以了啊!快換回來吧!老子要受不了了!要不是你腦子抽風想要接近封泉,不然就各種自殺,老子也不想和你換啊!”

“你這個學校下週要啦啦操比賽!要穿小裙子!艸!老子死也不可能穿小裙子!”

墨文覺得這確實慘。

不過,她哥的舍友才更慘吧,希望不要釀成什麼悲劇……

墨文問道。

“哥,你彆住校了……如果被女孩子知道你是個男的,肯定要打死你!”

尹墨的哥哥翻了個白眼。

“你當我傻?我跑校的!誰願意和女人住在一起啊!你以為我是你?!”

“好了不廢話了,我要去忙了!晚上我來接你,我們把身份換回去!”

墨文見對方這就要掛電話,趕忙說。

“等等!我還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晚上說,我什麼都懶得說!”

“我從小到大還有哪些地方做錯了惹你不高興了,哥!趁著我喝醉了,你都告訴我吧!我絕對任打任罵!”

說到這裡,剛纔還“什麼都懶得說”的男人突然來勁了。

立刻話躲了起來!

“這可就多了去了!你坐好,我一件一件跟你說啊!就說你前幾天生病的事情!”

“你腦子是多有坑,你竟然去和封泉告白?!”

“封泉那是什麼人啊,你就光看到他鋼琴彈的好,長得好看,你不知道他是跆拳道黑段而且還有感情潔癖?!他冇打死算你好運!”

墨文的心跳慢慢地都要停止了。

臥槽!

向舍友告白了,還被打了?!

這宿舍冇法呆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