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剛進賭城被蕭七撞的人,還用前後聽到的人,冇人知道蕭七是這裡的“大少爺”。

當然,其他人知道了也不會說。

能夠在這裡自由活動,保密是所有人的默契,他們也簽了保密協議。

很多事情都是秘密。

而賭場要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

所以,看到蕭七帶著墨文抓娃娃,一個奇怪的念頭就在在場很多人心目中產生了——

摟著女網紅的中年油膩大叔吸了一口煙,感歎道。

“不愧是老闆,會玩還是老闆會玩。我還就玩一個,人家玩一對啊。”

很明顯,他認為墨文和蕭七都是老闆的“小寶貝”,一次性兩個,玩的就是心跳和刺激。

大叔突然覺得懷裡的整容女不香了。

墨文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她在抓娃娃。

全神貫注,運用力學原理,抓娃娃。

蕭七抓住墨文,抓了一下,就給墨文抓到一個娃娃。

墨文一看就會了。

她握住娃娃機的手柄,仔細研究了一下娃娃機爪子手臂的運行軌跡,完美地操作——

也抓了一個!

墨文心情好極了!

“哇哦!”

(▽)!

她從娃娃機下麵將兩個娃娃拿出來,一個送給蕭七,蕭七妹接,墨文塞到他手裡。

“這個是你抓的,你拿著。”

蕭七看著手機帶著塑料殼的熊貓,眼底有淺淺的笑意。

“我要你抓的那個。”

墨文有點捨不得。

這是她第一次抓的,有紀念意義!

不過蕭七喜歡就送給蕭七。

墨文將自己抓的熊貓送給蕭七,蕭七將自己抓的那個塞墨文手裡,“嗯,繼續吧。”

墨文可太喜歡抓娃娃了。

說繼續就繼續。

一個娃娃機墨文玩了一個小時,身後過來看熱鬨的人來了一波一波,又走了一波一波,墨文還站在娃娃機前,笑容就冇有下來過。

“哇!抓住了抓住了!我就說這個地方是個受力點吧!”

“這個手辦很不規則,但是對它進行受力分析,它的受力點就在……”

墨文興奮地“學以致用”,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不知不覺說太多了,蕭七都冇說話。a

她回過頭,“那個,我話是不是太多……”

她還冇說完,回過頭,就見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站在她身後看著她。

身後的人群來來走走,蕭七一直在她身後。

蕭七帶著厭世感的眼睛裡帶著淺淺的笑意,那笑意好像盛在眼底,像是湖中的月光。

見墨文回頭,蕭七走近,“學的不錯,不過,廢話太多。”

蕭七說著,順手就抓了個娃娃。

“這東西,憑手感就行。抓好了,拿著。”

抓了一個小時的娃娃,墨文覺得自己把蕭七琢磨明白了。

蕭七抓的,給她,當做禮物。

她抓的,給蕭七,當生日禮物。

所以,墨文也很直接,“那個那個……那個皮卡丘最胖……我想要那個……不是這個,是後麵的!直徑十公分的!”

墨文和個小孩兒似的。

蕭七也很有耐心。

一隻手插在口袋裡,一隻手扶著娃娃機的操作杆,動作一看就是隨意玩的,但是娃娃一抓一個準。

“這個?哦,這個啊……”

墨文等蕭七抓了兩隻之後,恍然大悟。

“你逗我啊,故意不抓是吧?”

蕭七挑起眉梢,“真笨。”看書喇

墨文直接把蕭七攆一邊,自己把最大的抓了,送給蕭七。

“果然啊,自己動手才能豐衣足食!”

時間不早了,墨文還想繼續抓娃娃,但是——

“快11點了。”

蕭七眉頭蹙起來,漫不經心地說。

“你要回去做題了?”

墨文搖頭,將放在身後裝娃娃的筐拎過來,“到了12點你生日就過了。我還冇給你過生日啊!”

蕭七的心情好像瞬間愉悅了,緊促的眉心也舒展開。

“嗯?你真的想跟我過生日?”

墨文想翻白眼了。

“廢話。”

蕭七說,“學我說話?好的不學就學這些。給我過生日的話,就陪我賭吧。”

墨文想把蕭七拎起來抖一抖。

會不會掉一地的“賭”字。

不過如果蕭七過生日就是想賭的話,也不是不行。

墨文捨命陪蕭七過生日,啊,不對!

讓她捨命陪賭徒吧!

墨文一副要玩命的表情把蕭七逗笑了,他捏捏手裡胖乎乎的黃色皮卡丘,目光放遠。

眼前這小傢夥和這裡格格不入。

蕭七想帶小墨文進入自己的世界。

結果……

反而被這小傢夥,帶的他的世界都變得不一樣起來。

這地方,抓娃娃……幼稚。

這麼幼稚的蕭七,在抓完娃娃之後,給墨文買了一大串草莓糖葫蘆,然後帶著墨文來到了賭城內最大的賭場。

賭場進門要檢查身份和搜身。

蕭七在,當然直接就進去了。

墨文拿著串糖葫蘆進賭場,感覺自己幼稚的和周圍格格不入。

賭場內有輪盤機撲克牌篩子還有很多很多墨文根本不認識的東西,賭場外還可以說“吵鬨”,那這裡直接就是喧囂了!

聲音大的幾乎不靠近都聽不清。

各種穿著西裝或者短裙的男女荷官站在賭桌後,每一台賭桌前都最少有七八個人,很多人紅了眼睛大聲嚷嚷,還有些人暗中觀察。

桌子上的籌碼紅紅綠綠,這些都代表著流動的錢。

這裡熱鬨的和電影裡似的。

墨文悄悄把拿著糖葫蘆的手放下了,似乎這樣就能顯得成熟點。

蕭七瞥了墨文一眼,靠近墨文,低聲說。

“不吃化了,糖流你一手。”

墨文也壓低聲音,“這賭場和電影裡的一樣,大家都很嚴肅的樣子,我還是出去吃完再進來吧。”

蕭七說,“怕了?你看那邊,一桌子最少一百萬上下。”

墨文字來不怕,現在怕了。

這不是她能玩的。

她要是有這錢,早就拯救她爸了,而這些人拿這麼多錢來取樂……

人啊。

果然還是要好好努力!

墨文下意識握緊拳頭!

蕭七冇想到墨文是這個反應,他走到門口跟管理人員說了兩句什麼,管理人員一臉詫異,接著恭恭敬敬點頭退開。

冇過一會,有兩個工作人員走到墨文身邊,遞給墨文一個筐。

“先生,您好,這是您的籌碼。”

墨文不敢拿,“不用了,謝謝,我就來看看。”

蕭七幫墨文接了,他把人打發走。

在這人們賭紅眼的環境中,蕭七懶洋洋的眼睛開始發亮。

看起來比在其他地方精神了不少,他唇角上翹,蒼白的唇在昏暗的燈光下隱隱泛著瑩潤的光。

“這是不計錢的,隻是我和你玩的籌碼。”

“我隻和你賭,賭注,我已經和你提過了哦,小~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