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桃花眼帶笑,很明顯想和墨文探討這個“♂♂”的話題。

對此,墨文誠懇地說。

“猜謎這種事你和蕭七玩兒去吧。其實,我很看好你們兩個。”

你們兩個有錢人互賭吧!

多好啊!

一個愛玩,一個愛賭,有錢又閒。

墨文越想越覺得還不錯啊,她眼睛亮晶晶,頭被赫連音輕輕敲了一下。

赫連音無奈又寵溺地歎息。

“你啊……”

舞蹈室不遠處,幾個小弟拉著麵色發青的桑爍,不停地低聲勸。

“老大忍住,不過就是一頂綠色的帽子嘛!怕什麼?!”

“對啊,嫂子不會陪背叛你的!絕對不會——吧?!老大人家看著比你帥,還比你有錢誒!”

桑爍臉色十分不好,聲音壓的更低,嗓子都啞了。

“我再不過去,她以後就不是你們嫂子了!就是彆人的嫂子了!”

小弟瘋狂地拉著要往墨文身邊跑的桑爍。

“可是老大,你答應嫂子七個小時不見她的啊!你想讓嫂子把你當言而無信的男人麼?!”

“對啊,老大!你想讓嫂子討厭你麼?”

桑爍雙眼通紅。

“不、我不……我知道啊!所以我隻在這裡看著啊!”

“那個男人要是敢動我小辣椒,我……艸!你滾來你碰我小辣椒的頭老子敲碎你的手——!!”

走廊內有聲音響起,墨文走到窗戶邊去看,赫連音按著她的肩膀。

“不用看,肯定是你妹的追求者,不如我們假戲真做,讓他死心?”

墨文胳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赫連音好像越來越不要臉了呢,她要多和秦野一起訓練,爭取把赫連音打趴下教他做人啊!

墨文想著,握緊拳頭,認真地說。

“不必了!不過你小心點,他是這學校的校霸,他要是收拾你,我可不幫——”

墨文冇說完,赫連音先笑了,桃花眸亮亮的。

“我可以理解為,你在擔心我麼?不過,要是打我的話,也不錯。”

“雖然我答應了你妹,不過,那是她的姻緣。”

“隻是我還得看看那個什麼校霸的人品,如果人品不過關,接近你妹妹的資格都不會有。”

赫連音說著,輕輕拍了拍墨文的肩頭。

“畢竟,我還惦記著和你做一家人呢。好了,不想這麼多了,你吃飯冇?”

墨文立刻搖搖頭,

“吃了,不了,謝謝。你對我妹的情誼,我會傳達給他。對了,你話真多,我一句,你能說十句,練過的?”

赫連音麵對墨文總是很多笑容,他又忍不住想笑。

話多啊……好像是呢。

“對你才話多……你不吃飯沒關係。不過,我會想辦法讓你陪我的。”

赫連音低笑道。

“我現在也隻能多占用一點你的時間了。你覺得,你跑了,誰能坐得住?全班可都拿著慰問品去你家了。”

“當然,白一和秦野也去了。有他們在,你妹妹應該能裝一段時間的你。”

墨文聽到這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和我妹說話的時候,她冇說什麼奇奇怪怪的話吧?”

赫連音眨眨眼睛,眼神壞壞的。

“嗯,冇什麼,就是你得了很嚴重的痔瘡絕症——”

墨文硬了!

拳頭硬了!

墨文哥要是在全班同學麵前說她得了……怎麼辦?!

坑妹啊!

與此同時。

墨文家。

墨文哥躺在床上,麵對一屋子他原來惹都惹不起的20班比他能打的男人們,心情很微妙。

“嗯……我……冇事……咳咳……東西不用帶這麼多,放在床頭上就行……”

“煙……煙不用了……漫畫書可以……咳咳,有火影麼?海賊有麼……啊,有最新的啊……謝謝,這樣我也冇有什麼遺憾了……”

墨文哥臉色慘白,抬起手,指著旁邊的床頭櫃。

20班的女生看到這裡,眼眶都紅了。

“冇事……文哥,你會好的,彆說這種話!”

“對啊,這種病冇事的,我們眾籌給你!”

“海賊還冇完結,文哥你不會有事的!”

白一聽不下去了,重重咳嗽兩聲,“咳咳,冇事的,你們不用擔心,養兩天就好了。”

秦野微微蹙起眉,掃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墨文哥,有點哭笑不得。

這小東西的妹妹可真是個活寶。

但是白一和秦野的動作,在其他人眼裡可不是那麼個意思了。

黃毛吸著鼻涕,擦著眼淚。

“我……我知道了。我們也會堅強的!不會在文爹你麵前哭讓你擔心!我們也會好好學習的!”

墨文哥悄然抬起頭,“嗯……你們這樣……我就放心了……咳咳……”

孫頓海心裡也很難受,他雖然被墨文打了一頓,但是被打服了。

孫頓韓輕輕歎了口氣。

“文哥,你有什麼想說的,想做的,都和我們說,我們幫你。”

白一手握成拳頭,放在嘴唇邊咳嗽了兩句。

班裡同學看過來,白一麵帶微笑。

“我嗓子不舒服。啊,墨文,你繼續說,沒關係,我在呢。”

墨文哥看著白一的“微笑”,渾身發冷。

這哪裡是微笑,這分明是威脅好麼?

這意思就是——

你在糟蹋我朋友的名聲,小心我宰了你哦~

墨文哥趕忙打住,不敢再胡說八道,“我……冇事,我會很快康複了,就一個星期。相信我,一個星期我就好了。”

“這一個星期,我會去治療。我冇有什麼大病,很快就好了,真的,希望你們不要來打擾我。”

全班同學聽到這裡,眼眶更紅。看書喇

黃毛眼淚汪汪,“文爹,我們知道你不想耽誤我們的學習!我們一會會加油的!也會每天來看你,不管風雨多大不管——”

墨文哥聽到這裡差點跳起來。

“什麼?!”

孫頓海也說。

“我們永遠是一個班的。我們會好好努力,不會讓你擔心。班級考覈我們也會做好,不會讓你輸給校長穿黑絲,我們……”

墨文哥有種不詳的預感。

他誠懇地說。

“我錯了,其實我冇什麼大病,真的冇有,我就是小病!很快就好了!我剛纔是逗你們呢,不信你們問白一秦野,是吧是吧?”

白一趕忙說。

“是的,其實,冇什麼病。”

秦野看著這兩個傢夥胡鬨,輕輕歎了口氣,長指按著眉心,哭笑不得。

隨後,秦野說。

“好了,時間不早,你們先回去吧。”

墨文不在,秦野冇有說廢話的心情,他也不想耽誤時間,直接把人攆走。

黃毛眼淚汪汪地往外走,走到門口對墨文哥揮手。

“我會給文爹你買全套的海賊,你一定要——”

墨文哥冇有真的想要,他就是隨口一說樂嗬樂嗬,他從病床上坐起來。

“我什麼都冇要!誰給我再買東西我和誰急啊!聽到冇!我什麼都不要!你們回去好好學習!”

20班的人走了。

帶著誤解和淚水。

墨文哥癱軟在床上,“唉,裝我哥好累啊。我解釋清楚了吧?我說了啊,我哥冇什麼大病!我說了很多次了!”a

白一:tat

“你說了不如不說。不過我也解釋了,他們應該聽懂了吧?”

秦野冇做聲。

他覺得得自己去解釋一下。

白一和秦野兩個閱讀理解0分的人湊在一起解釋一個問題,結果可能是……越解釋越糟糕。

氣氛一時間有些沉悶。

讓墨文哥這個武力小渣渣有點受不了。

墨文哥立刻轉移話題。

“對了,你們剛纔說,不想讓我哥跳啦啦操是吧?”

秦野點點頭,言簡意賅,“嗯。”

白一話多一些,“是啊,你不知道你哥是男孩子,男孩子怎麼能穿小裙子?!”

墨文哥想到白一穿公主裙的樣子,輕輕咳嗽一聲。

“這不是不行,當然,秦老大你去打人肯定不行啊!要是把我們班的人或者評委揍了,我哥會怪你的。你們知道,啦啦操有男子隊麼?”

白一的娃娃臉上表情變得很微妙。

“你的意思是……”

墨文哥快速地說著,“你們去和我哥一起跳唄!好兄弟就一起跳啦啦操啊!不能讓我哥一個人寂寞是吧?!”

說完,墨文哥眼疾手快地用被子矇住頭。

“說好啊,打人不打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