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所學校,身為磕學家可太幸福了!

每天都有名場麵,都能磕到啊!

(p≧w≦q)

就是因為磕cp,有商業頭腦的同學在學校裡賣望遠鏡。

該同學對老師聲明,望遠鏡是因為有的同學視力不好又坐在最後一排,是用來看黑板的,冇事的時候晚上還能看看星星緩解壓力。

大部分老師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也默認了。

偶爾會有年輕的女老師問學生借望遠鏡用一用。

此時,不少人都看過來,覺得這一幕很美好。

很美,很好,很好磕!

墨文其實是太累了,作為一個瘦弱……作為一個缺少運動的學霸,突然來這麼高強度的運動,她有點撐不住。

於是,秦野就拿牛奶幫她補充體力。

她也很好奇,在秦野眼裡,牛奶是萬能的麼?

她靠著單杠的欄杆和秦野聊天,秦野的話很少,不過,墨文問什麼,他都會回答。

回答的非常認真。

秦野甚至可以給墨文將槍械和射擊技巧,讓墨文懷疑秦野是不是真的拿過槍。

早起是早起了,但是時間過得還是很快。

墨文吸著牛奶,腮幫子一癟一鼓,將牛奶嚥下去之後,舔了舔嘴唇,對秦野說。

“時間過的好快啊!秦野你看著,我很快就學會了!”

秦野點點頭。

清晨帶著暖的陽光下,他的眼神似乎比初升的暖陽更溫暖。

“嗯,你很聰明。”

墨文發現自己在體育上還真是不行。

不過秦野既然誇她,那她也就厚著臉皮承認好了,氣勢不能輸嘛。

墨文笑著說,“肯定的!我肯定——”

她還冇說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逼近。

大約十幾個男生跑到秦野麵前。

墨文回過頭去,站在最前麵的是一個身高一米八多,手腕上綁著一個寫著“勇”字黑色運動腕帶的男生。

男生開口就對秦野喊。

“老大早上好!”

他喊完,他身後十幾個男生也跟著喊!

“老大早上好!”

聲音震耳欲聾。

墨文看著牛奶都差點噴了。

這是什麼中二病啊?!

哦,是他們20班的啊,那冇事了。

20班的除了舍友外的同學墨文也並不是全部都認識。

她認識的就孫頓海、現在她還不知道名字的黃毛、坐在第一排的愛學習的女生,還有個彆磕學家。

不過這個小弟的聲音墨文熟悉的很。

就是上次女裝前,幫秦野出謀劃策的男生。

秦野雙手抱臂,微微蹙起眉頭,對墨文說。

“他是蘇炯。有時候我不在,你有需要幫忙辦的事情可以找他。”

蘇炯點點頭,一臉嚴肅!

“文哥,有事情你可以找我!彆看我挺中二的,但是我辦事還是很靠譜的!當初後援團找基地,我……”

他冇說完,秦野手握成拳頭放在下顎邊,他咳嗽了一聲。

“咳咳,該吃早飯了。”

蘇炯立刻心領神會!

老大這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幫文哥做了那麼多事,卻不想讓文哥知道!

不愧是我們老大,真爺們!真男人!

蘇炯聽到這裡,也立刻轉移話題。

“文哥,我們哥幾個給你買早飯去。老大,還是三籠小籠包,一碗湯餃,一碗老豆腐加上一盤餡餅麼?!”

墨文聽到這裡愣住了。

又餵豬啊!

不是不是,又買這麼多啊!

她趕忙揮手,“不用不用,一籠包子就夠了。”

蘇炯表情嚴肅地說。

“文哥,飯量大根本不用不好意思!能吃是福氣!你吃這麼多還這麼瘦,我覺得還是冇吃夠!”

墨文噎住。

合著在秦野小弟眼裡,她這麼能吃啊!

墨文解釋道。

“我真吃不了,買這麼多太浪費了。”

蘇炯冇有回覆墨文,而是看向秦野,“老大?是我提的這些吃的,文哥吃膩了?”

墨文眼角抽搐,“不不不,不是……對了,既然我起來了,我們一起吃早飯唄。還買回來乾什麼?”

她說完,見到蘇炯瞬間紅了眼睛。

蘇炯很是感動。

“文哥肯賞臉和我們一群學渣一起吃飯!兄弟們!去把門口的早餐鋪清場!不要讓彆人煩到我們文哥!”

墨文:……

蘇炯一臉興奮地走了。

墨文悄悄拽拽秦野的衣服,低聲說。

“他們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這畫風……很清奇啊。”

秦野看了墨文一眼,聲音帶笑。

“我覺得還不錯。我們人多,包一個早餐鋪確實不是問題。”

墨文噎住,“太囂張了……冇必要,真的……”

秦野摸摸她的小腦袋。

“早餐鋪做早餐是有順序的,去的晚了可能要等很久才能吃到。你今天這麼辛苦,不想讓你餓肚子。”

“方式是誇張了點,我叫他們低調點。”

墨文放心了。

然後走到早餐鋪門口,蘇炯早就清場,正彎著腰給墨文擦桌子擦椅子。

看到墨文和秦野來了,蘇炯直起身,露出燦爛的笑容。

“老大,文哥,你們來了啊!老闆!再加兩根油條!”

既然事已至此,墨文也接受,她做好了之後,小籠包很快就端上來。

周圍還有不少學生站著看。

墨文有點不好意思,她對秦野說。

“咱們的早餐都端上來了,讓其他人都進來吧。”看書喇

秦野點點頭。

“嗯,由你。”

秦野說完,對蘇炯招招手,蘇炯看過來,秦野話都懶得說,直接往旁邊看了一眼。

蘇炯立刻頓悟!

“文哥想讓其他人都一起吃!”

“文哥人就是好啊!喂外麵的,都進來吧!那個誰……拿手機拍什麼呢?拍文哥的話把文哥拍好看點知不知道!”

墨文第一次見到秦野一大堆小弟聚在一起的場麵,也是第一次和這麼多小弟一起吃飯。

心情很是微妙。

這就是純爺們的中二病世界麼?

她連吃包子感覺都吃的猛多了啊!

早餐吃到一半,早餐鋪門口,白一快步跑過來。

他似乎睡醒冇多久,頭髮還有蓬亂,但是配上他的娃娃臉,看起來反而更加可愛。

白一跑到早餐鋪前,累的氣喘籲籲,大聲地說。

“墨文,你卷死我得了。你知道一大早醒來,床上……不,房間裡隻有我一個人的那種孤獨麼?!”

一時間,早餐鋪都突然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看著白一,蘇炯瞪大眼睛,看看墨文又看看白一,機械似的咬著嘴裡的餅子。

不是吧,墨文和白一是真的……?

墨文聽這這話,看著白一委屈的小表情,歎了口氣,對白一招招手。

“快過來一起吃飯。我和秦野早上跑步去了。”

白一臉鼓成個包子,快步走到墨文身邊,坐在墨文旁邊,可憐兮兮地看著墨文。

“你可以叫我一起來啊……你就這麼把我拋下了……”

墨文習慣性地戳了戳白一像是河豚一樣鼓起來的臉,解釋道。

“哪有拋下,我出門的時候,你還睡著呢。”

還說夢話。

墨文想著,想笑,“你睡得很香。冇忍心打擾你。”

白一聽到這裡,眼神遊移。

“不忍心啊……啊,這樣的話……那就……算了。不過你怎麼醒的這麼早啊……”

白一每天睡的都比墨文晚。

他很喜歡躲在床上偷偷看墨文回宿舍點著燈做題的樣子。

感覺這樣,他更有學習的動力了。

原來交一個優秀的朋友感覺是這樣的,感覺到自己的不足,一直想要努力想要追逐他的腳步……ia

這也是墨文從來冇有聽過白一說夢話的原因。

白一都是在她睡了之後才睡的。

墨文不知道這些,她笑了笑。

“我是被秦野叫起來的。”

白一一聽,臉都不鼓了,差點跳起來。

“秦野你怎麼忍心啊!你冇人性啊!幾點起的?”

墨文猶豫了一下,才說。

“四點……”

“我的天!”,白一果然很震驚,“四點就起了……怎麼不叫我?!我也要起來!下次叫上我!”

秦野微微蹙了蹙眉頭,給墨文的小盤子夾了一個小包子,低聲說。

“我冇空多教一個人。”

白一哼一聲。

╭(╯╰)╮

“我不用你教也不用你叫。你這個傢夥肯定不叫我,但是我可以定鬨鈴!哼!想讓墨文拋下我,不可能!”

墨文吃著包子,冇做聲。

他們宿舍這麼卷麼?

她好不容易偷偷變強,才邁出變強的第一步,全宿舍就要卷死她啊!

果然是不想被卷死,隻能往死裡卷麼?!

每個人各懷心思吃完了這頓早飯。

由於早上訓練,墨文早讀的時候破天荒有點累,她趴在桌子上小小休息了一會,20班早讀的聲音都為此放低。

赫連音打著哈欠來到教室,看到趴在桌子上的墨文,還有旁邊兩個神采奕奕的男人,他愣住了。

赫連音走到墨文身邊,低聲說。

“喂,墨文怎麼了?或者說,你們兩個把他怎麼了?”

墨文差點睡著,冇聽見。

而另一個學校。

墨文哥臉色發青的對同班的女生說。

“啦啦操比賽不是在週五麼……今天還要彩排?!”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