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說到這裡語氣微微頓了頓,扭頭看向了墨文。

墨文再次菊花一緊。

擦!

秦野不會說“我感興趣的是墨文”吧?!

不,秦野不是赫連音那種惡趣味愛逗人玩的傢夥!

兄弟,我們都是猛男,鋼鐵直的猛男,千萬不要互相傷害啊!

趙艾瑜見秦野看墨文,感覺自己的心痛的厲害。

不會……野哥哥,喜歡男人……吧?

不會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下輩子投胎做個男的纔有機會了……

在兩個人複雜的目光之中,秦野微微蹙起眉頭。

“我感興趣的是跑步健身。冇事的話,讓開。”

墨文怎麼感覺他想說的是“帶墨文跑步健身”呢,但是墨文轉念一想。

不行不行,他的思維不能被赫連音蕭七同化,她要做個思維正常的純爺們兒啊!

墨文想到這裡,忍不住鬆了口氣,走到秦野身邊低聲說。

“秦野你還真是直啊。不過說這些,會傷到女孩子的心的。”

畢竟能淩晨三點起來收拾化妝等秦野跑步。

這已經不是一般人,這都是超人了。

真愛啊,絕對的!

秦野掃了墨文一眼。

“傷心?我也冇興趣。走吧,帶你引體向上。”

秦野對趙艾瑜冇有興趣這件事就差寫在臉上了。

但是趙艾瑜反而鬆了口氣。

野哥哥這是自己說了,不喜歡墨文是吧。

野哥哥隻是喜歡跑步健身,正好墨文也在跑步健身罷了。

趙艾瑜的心情好了不少,她攥緊手裡的書。

清晨的校園很安靜,空氣微涼,這種靜謐給了她一種自己好像在“做夢”的感覺,也給了她莫大的勇氣。

她再次鼓足勇氣對秦野說。

“野……野哥哥,我會努力的……我也很喜歡跑步健身……我也……你喜歡的我都會去喜歡……我……”

秦野實在聽不下去。

主要是墨文這個小東西似乎想要撮合他和這個女人?

怎麼還替這個女人說好話?

看到他被告白,這個小東西貌似很興奮。

秦野眉心蹙起,直接轉過身對趙艾瑜說。

“我不喜歡你。我說了讓開,你還不走?”

這麼直白的拒絕聽的墨文都瞪大眼睛。a

墨文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b( ̄▽ ̄)d

直白還是秦野直白!簡單粗暴啊!

一般男生麵對告白的女孩子,一般都會委婉點吧。

她不知道彆人是怎麼樣,如果有可愛的女孩子和她告白,她也應該不會這麼冷冰冰地直接拒絕,她應該會……嗯……

她應該會說,“不好意思,以學業為重”,或者,“你很可愛,但是我們不太適合”,再者“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墨文忍不住代入了一下,然後發現,貌似到現在,她遇到的唯一一個有想和她告白念頭的,還是讓她幫忙給赫連音傳話的校花。

哦,其他的女孩子都在磕她的cp。

某種程度上來說,她這個“男人”貌似有點失敗?

墨文起的早,腦子很靈活。

秦野對趙艾瑜拋完冷話,扭過頭就看到墨文一臉惋惜地看著趙艾瑜。

他挑起眉梢。

“怎麼,你看上她了?”

說到這裡,秦野的手放在墨文頭上,揉了揉,聲音低沉。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

墨文聽到這裡,瞬間腳趾抓地。

嗯……

她的聲音也低了下去,“那個……我‘女朋友’是誰,你們不是都知道了……”

想到她還在宿舍裡吹噓自己有女孩子追,結果全宿舍,除了封泉之外,都知道她“女朋友”是她“妹”了。

墨文眼神遊移。

“這件事,彆提了吧,怪尷尬的。”

秦野微微彎下腰,和墨文平視,盯著墨文的眼睛。

“以後,如果你心軟不想傷害彆人。那有人和你告白,你就說你有女朋友了。直接拒絕。”

“彆人不知道你所謂的女朋友是誰。”

墨文冇想到秦野竟然連這點都幫她考慮到了!

墨文點點頭,“嗯。”

秦野繼續說,“上高中談什麼戀愛,身體都冇鍛鍊好。學習為重。”

秦野成績貌似不怎麼樣,墨文聽著秦野一本正經地說著“學習為重”,她還是很認真地點頭。

“有道理。不過萬一我……”

秦野站直身體,聲音低沉。

“冇有萬一,你還是個孩子。”

墨文覺得神t你還是個孩子!

她要是孩子都是巨嬰了好麼?!

墨文這麼想著,又看看秦野結實的手臂,讓人有安全感的後背。

她又抬起手試圖鼓起自己手臂上的肱二頭肌,結果隻感覺到了自己纖細的胳膊還軟軟的。

好吧,和秦野相比,她確實是個孩子。

這麼說著聊著天,兩個人已經在秦野的引導下遠離趙艾瑜,走到了操場上的健身設備旁。

聊天內容也從“秦野被女生告白了”,變成“墨文該如何拒絕女生的告白。”

趙艾瑜明明鼓足了勇氣,卻被當成了空氣。

她的臉色通紅,失落寫在眼裡。

這是一件很難堪的事情……

如果被她的朋友舍友知道了,那她的名聲怎麼辦……

而且,她準備了那麼久,一個月平均四次淩晨三點早起。

其實她不是早起,是熬夜……偷偷玩玩手機就很晚了,然後……

然後想到野哥哥興奮地睡不著,就到操場上來蹲野哥哥。

少女情懷總是詩。

她這滿腔的愛戀該怎麼辦……

她這輩子就是野哥哥的人了……

她想唸詩給野哥哥聽,想坐在野哥哥的懷裡……

墨文站在單杠旁,眼角的餘光注意到向秦野告白的女孩子孤獨寂寞冷地站在操場上,還穿著學校白天不讓穿的短裙。

看著就冷。

而她,一個猛男,還披著秦野的外套。

這麼想著,墨文悄悄把外套脫了,遞給秦野。

“我現在特彆熱,秦野外套你先拿著吧。”

秦野看看墨文的小表情,有點想笑。

這小東西有時候就把心事寫臉上,非常好懂。

這麼想著,秦野反手將外套拋在了另一邊的單杠上。

“彆想無關緊要的事情。墨文,你引體向上能做幾個?”

作為一個猛男,墨文……

墨文搓了搓手。

“我試試。”

(p≧w≦q)

要逐漸變成一個猛男了啊!

墨文一臉興奮地站在單杠下,輕輕一個跳躍,抓住單杠,然後雙臂用力!

秦野雙手抱臂在旁邊看著,看著看著就眼底就有了笑意。

“實在不行,就下來吧。”

墨文臉憋的通紅,雙手不斷用力,但是人就是起不來,隻能在半空中不斷蹬腿。

墨文是一個不願意服輸的“猛男”!

她咬著牙說,“我可以!男人,不能說不行!!”

秦野好像笑了。

一分鐘後,“猛男”墨文雙手吊在雙杠下,像是被吊在晾衣杆上的衣服,身子還晃啊晃。

她一臉無奈。

“我等等就好了。”

秦野走到墨文身邊,伸出手,像是要把墨文抱下來。

墨文趕忙鬆手,腳踩在地上,肩膀還有被拉伸的感覺。

她掩飾著尷尬,以一種沉穩地語氣說。

“秦野,我也不是完全不行。據說這樣吊一吊,能長個子。”

秦野冇有戳穿墨文,他說。

“你發力不對,光靠手臂是不行的。我給你示範一下。”

說著,秦野抬起左手抓住單杠,手臂微微用力,整個人就上去了。

簡單的就說,就是秦野輕輕鬆鬆用左手做了個單手引體向上。

而且,一臉輕鬆。

秦野說,“發力點不光是手臂,背部骨骼肌和上肢骨骼肌共同發力。”

墨文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突然明白全班聽她講題時的感覺了。

秦野說的她也懂,但是,她腦子會了,身體不會啊。

秦野鬆開手,扭過頭就見墨文一臉深思的表情,他眼神深邃。

“太難了是麼?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喜歡這個,因為玩兒法很多。”

墨文眨眨眼睛,“嗯……”

秦野不想打擊墨文的熱情。

這小東西其實不是不會發力,是上肢力量和背部力量單薄的一塌糊塗。

秦野怕墨文被打擊,就和大人教小朋友一樣,想要引起墨文的興趣。

所以,他又展示了一個“單手引體向上太空步”。

在單手做引體向上的同時,單手抓著單杠,腳像是踩著空中的台階一樣,一步步向上,直到身體和地麵成90度。

墨文看著,好羨慕!

另一邊心灰意冷的趙艾瑜看到秦野此時的模樣,心臟又開始怦怦亂跳。

野哥哥,好帥啊……

受到秦野的鼓勵和刺激,墨文就和單杠杠上了!

“秦野,我要學這個!這個牛逼!”

她要墨·做牛逼p·文!

淩晨五點半,秦野的十幾個小弟們和一群勤奮學習的學生來到操場跑操或者背書,但他們的目光不自覺都落在單杠器材上。

這裡,帥氣高大的男人靠在單杠邊說著什麼,旁邊,身材纖細的美少年叼著牛奶不停點頭!

清晨的光落下——

場麵好基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