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博開口,讓墨文知道了一個道理——

你爹,還是你爹,永遠是你爹。

墨文字來以為瞞的很好,結果自家爹一開口,才發現她暴露了,而且是早就暴露了。

墨文不由地懷疑,上次那個慫恿她追她哥的名場麵,她爹是不是也發現了?

如果都發現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這爹還是個腹黑戲精?

墨文不由地打量了一眼墨文博。

她爹的身體似乎不太好,晚上冇有那麼冷卻穿著冬天穿的軍大衣,回到屋裡他把軍大衣齊整地掛在門口衣鉤上,露出裡麵穿著的白襯衫。

他穿白襯衫很好看,十分儒雅,一看就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

隻是他有一條手臂空蕩蕩的。

墨文博見自己女兒打量自己,他笑嗬嗬地坐在沙發上,單手熟練地擰開保溫杯。

保溫杯裡飄著幾個枸杞。

他對墨文說。

“尹尹坐。有什麼事好好和爸爸說。爸爸也挺好奇的,你和你哥玩什麼呢?有意思的話,帶上爸爸一起玩。”

墨文聽到這裡,更不知道咋吱聲了。

爸爸一起玩啊?

我們玩女扮男男扮女遊戲,老爸你也穿個女裝?

這肯定不能說,說了怕不是會被打死。

不打死也打個半死。

她女扮男裝住男生宿舍的事情也絕對不能被曝光啊!

她爹能讓她一個女孩子住在滿是男生的地方,怕不是把他們罵一頓連夜騎著小電驢去找校長。

不過好在,墨文從女扮男裝開始就有心理準備,她準備了一套說辭。

這麼想著,墨文坐在沙發上,兩隻手坦然地放在大腿上,看向墨文博。

“爸我就知道瞞不住你,我也就準備瞞著我哥的同學來著……等等爸,上次我同學來咱家,你就知道我在假扮我哥?”

墨文博拿起保溫杯,吹吹枸杞。

“嗯,不然呢?你們一個兒子一個女兒我還能分不清?”

墨文就搞不明白了。

“那爸,你知道那個坐我旁邊的女生……”

墨文博喝了一口枸杞水,慢條斯理地說。

“你哥唄。他那副樣子我就閉上眼睛聽個聲音也能認出來。還說自己過敏……尹尹啊,你當時就應該讓我給他看看病,嚇死他。”

“裹成那副樣子,吃飯的時候還露個嘴。你哥還真是笨笨的,真以為所有人都發現不了。”

“不過尹尹啊,你也冇發現。看來爸爸表現的還是不錯的。”

墨文豎起大拇指,“爸爸你何止表現的不錯,你表現的太棒了太配合了!”

墨文心裡想著——

是表現不錯啊!

但爹啊,你這不是嚇死我哥,是嚇死我了。

這爹真是腹黑啊!

故意的是吧?!

這樣將計就計,她順勢解釋一下。

墨文揉揉太陽穴。

“爸你都知道了你還……搞得我同學都誤會了。是這樣的,那個同學是我哥的校友。上次他來家裡是因為我哥養的那隻貓……”

“那是我哥養的貓,上次來的那個男孩子特彆喜歡。但是我哥那天得痔瘡了,他要去治療痔瘡,學校卻不能請假啊!”

“實在冇有辦法,我哥去醫院的時候,我就代替我哥去了學校一趟。結果那貓就跟著跑出來了,跑到咱們家來了。”

“我哥怕彆人知道我代替他上課,纔打扮成那個樣子。本來我想說是我妹來著,但是爸你在,我怕你凶我,就冇說。”

墨文博安靜地聽著,在墨文說話的時候,他不再喝水,而是安靜地看著墨文。

這讓墨文的心理壓力很大。

但是她自從女扮男裝社死次數多了,加上舍友也一個個是人精,墨文的臉皮已經變得很厚……不對,是心裡素質變得很好。

她直視著墨文博的眼神,繼續說道。

“我哥同學都冇認出我和我哥,爸你認出來了,我爸還是我爸啊!”

“但是對不起爸,我們上次騙了你。”

聽到這裡,墨文博笑了,他站起來,坐在墨文身邊。

放下手裡的保溫杯,被保溫杯暖熱的手放在墨文頭上,輕輕地揉了揉。

“傻孩子,爸爸不會怪你的。而且爸爸也騙了你們。”

“那這次呢?你哥怎麼還穿起裙子來了,娘裡娘氣的。我見現在很多男孩子啊都喜歡穿女孩子的衣服,跳什麼宅舞。”

“我可不想文文變成那個樣子,太不成體統。”

“男孩子就要穿男孩子的衣服,乾乾淨淨,大大方方的。”

墨文博應該是很傳統的人,但是這種傳統的男人還會捉弄自己的孩子。

墨文發現女人心海底針,她爹的心也是海底針。

她想了想,解釋道。wp

“這次是因為——”

她準備把自己的經曆套到墨文哥身上,再準備一套說辭,結果她剛要開口,傻孢子墨文哥手裡拿著一大摞禮盒進來了。

他還穿著裙子,不過腳上的高跟鞋早就換成了露趾涼拖。

他剛進門就吆喝著。

“過來幫忙啊!東西太多我拿不過來了!哎呀,艸!赫連音可真是夠大方啊,這衣服夠穿好幾年了吧!臥槽!”

墨文:……

墨文站起來準備和他哥對對口音。

可能因為她換了殼,和墨文哥完全冇有龍鳳胎的默契。

結果墨文博比墨文站起來的更早,他走到墨文哥身邊,幫墨文哥拿衣服。

墨文哥鬆了口氣,“呼,還好你過來幫我拿了,我……爸?~~~”

墨文哥鬆了口氣後,看到自己爹就站在自己麵前,那鬆的氣又被他給生生吸了回去!

他立刻想起來他穿著裙子!

他穿著裙子那他就是他妹墨尹啊!差點暴露了!

這麼一想,墨文哥開始用偽音,低下頭,略顯嬌羞。

“爸,你過來幫人家拿東西了呀……好沉呀……啊!爸!爸!你拿掃帚乾嘛?!爸!!”

墨文博將盒子放在地上,麻利的拿起擺在角落裡的掃帚。

墨文哥熟練地跳了起來,手裡的盒子也不要了,跌了一地。

“爸!爸~~?爸~~!!!”

墨文哥被墨文博逼到角落,他瘋狂地對墨文使眼色。

“哥啊~~!哥啊~~!救我啊~~!爸要打我~~爸不是每天打你麼,今天怎麼要打我了啊~~哥啊~哥~~”

墨文覺得這一幕極其慘不忍睹。

按照老爹的說法,就是“不成體統”。

她站起來趕忙說,“哥!咱爸發現你是我哥了!”

墨文哥嚇的一個激靈,而後在墨文震驚的目光下,雙手護頭熟練地背對著牆壁站著。

“爸,打人不打臉!打我屁股就行了,屁股肉厚——!嗷嗚!!!爸!你是我親爸麼!!”

墨文博一臉恨鐵不成鋼。

“我是你爸我纔要揍你!你穿個裙子也就算了,尹尹在和我解釋。你捏著嗓子說話是怎麼回事啊?”

“男人,要有男子氣概!你這嗓子在古代就是個太監啊!好的不學就學這些!”

墨文聽著眼皮子直跳,趕忙走過去攔住墨文博。

“爸爸爸爸!這不怪我哥!完全不怪我哥!我哥穿裙子也是因為我!”

她說著,擠到墨文哥和墨文博中間,墨文哥捂著屁股,悄悄地彎下腰將很貴的盒子撿起來。

墨文解釋。

“爸是這樣的。我哥他同學宴會缺個舞伴,我冇去過那種宴會,就……好奇,然後想去,所以哥才替我答應的。”

“然後我就打扮好了去舞會……回來後,我眼皮子上的眼影還冇擦乾淨。”

“然後哥惦記冇飯吃,想去找你。”

“結果他同學來感謝他,正好撞上。”

“當時我還冇卸妝,他同學把我當成我哥,送了手錶感謝我。”

“還說很抱歉讓我一個男孩子穿裙子,這麼好看的裙子該給我妹妹穿。”

“我看我哥同學都誤會了,怕被髮現,就……逼我哥穿裙子裝我妹了。對不起爸,這都怪我虛榮。”

原主確實是一個虛榮的女孩子。

在原主手機和她哥為數不多的聊天記錄裡,提到她爸爸總是說:

“那個殘廢的”,“我纔不去看他哥你自己去”,“讓我同學知道我爸是這樣,我還怎麼交朋友”?

她看到那些話語,心裡很難過。

她占了原主的身子,也特彆想向原主的父親和哥哥道歉。

這女扮男,男扮女的尷尬就是原主想追封泉造成的,確實弄出很多騎虎難下尷尬到腳趾摳城堡的事情……

墨文說著,低下了頭,心情低落。

這個時候,兩隻手落在了她的頭上。

墨文博摸摸墨文的頭,“這樣啊……知道錯了就好。這件事,你要和你哥好好道歉。”

而文哥冇想到妹妹竟然會這麼說,怕他捱打,還解釋地這麼好,把所有錯都攬到自己身上。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墨文哥心裡感動。

“我……其實……”

他一開口,墨文再次菊花一緊!

她哥可彆開口,再露餡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