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認真打量赫連音的父親赫連劍峰。

發現這父子倆確實有點像,不過,這箇中年男人冇有赫連音那一雙勾魂攝魄的桃花眼。

而旁邊的火雞長得像赫連曉,雖是火雞,但是有點像狐狸。

墨文明白了,赫連音和赫連曉同父異母。

貌似在富豪家,這種情況挺常見的,但是聽故事和真實見到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赫連曉跟赫連音同年,就證明這個火雞丈夫早就出軌了。

渣男!不要臉!

呸!

墨文的目光引起了赫連劍峰的注意,他將目光落在墨文身上,上下打量一番。

“就是你,讓我兒子不回家?”

墨文已經鑒定這個男人是個腦殘。

他兒子不回家?

不回家天天在外麵看《回家的誘惑》,你這個做爹的知道麼?!

墨文欲言又止,仔細想了想,反手抓住了秦野的胳膊,認真地說。

“讓赫連音不回家的不是我,是我們。”

赫連劍峰:……

秦野知道這是赫連音的家事,他並不打算插手,不過,他的眼底隱隱有笑意。

赫連音的繼母談紅憶很明顯地愣了一下,冇聽懂。

“什麼?你說什麼?”

赫連音本來冷下來的臉色一瞬間就恢複了笑容,他的桃花眸裡有光,瑩潤的嘴唇笑意。

“哦,是啊,是他們。不過,你跑過來就是說這個?”

“剛纔不是要宣佈什麼。你叫彆人多多照顧赫連曉就行了,我的事,你少管。”

赫連劍峰擰著眉頭,深吸一口氣。

如果這裡不是宴會而是在家裡,他絕對就當眾罵出來。

但是這裡有外人看著,他壓抑著怒氣說。

“赫連音,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的兒子!你有兒子的樣子?!”

赫連音聽笑了,他的手指把玩著銀色袖釦,挑起唇角。

“誒,彆說你是我爹。不過是出生的早晚而已。我要生的比你早,我讓你管我叫爹。”

墨文聽的目瞪口呆。

她盯著赫連音的嘴看。

這薄薄的像是抹了唇釉的嘴唇,還真能說啊。

赫連劍峰深吸一口氣。

“我不和你多說這些。我和你媽已經決定了——”

赫連音聽到這裡,站了起來。

赫連劍峰屬於身材挺拔的男人,但是當赫連音站起來的時候,他的氣勢就變弱了。

尤其是當赫連音走到他身邊。

無論顏值,氣質,赫連音看起來纔像這裡的主人。

赫連音站在他爹身邊,擦著肩,笑著說。

“我媽?你決定什麼了?到天堂去給我媽道歉?哦對不起我忘了,你這種人上不了天堂。”

赫連劍峰壓抑著憤怒,而後,冷靜了下來。

“你!夠了!無論你怎麼說,我們都決定收回你母親給你的那部分財產。那是赫連家的財產,本來就是由我分配的。”

“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都是這樣。”

“你要知道,因為你是個廢物,所以你得不到承認。因為你是個廢物,所以你大哥纔會死!因為你是個廢物,纔會有現在的一切——”

“你都知道的,這都是因為你。”

赫連音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他嘴唇張了張,想要說什麼,但是又想到一些事情,一如既往地忍了下去。

壓抑。

憤怒。

厭惡。

還有一種自虐似的自我懲罰。

赫連音愛笑,愛開玩笑,但是這種笑容最多的人心裡有一片地獄。

赫連劍鋒很明白自己這個兒子的弱點是什麼。

他引以為傲的就是能夠利用所有人的弱點來達成他的目的,對於他來說,繼承權根本不存在。

國王選繼承人是因為他覺得他要死了。

而隻要他不死,赫連家就永遠是他的,哪怕到他最後斷氣那一瞬間,他的時代纔會終結。

赫連劍峰抬起手,想要去拍赫連音的肩膀。

“你要為你的過去贖罪——”

他冇說完,赫連音的手臂突然被一隻細白的小手抓住,而後,往後拖了拖。

赫連音從出神中回過神來。

他扭過頭,就見墨文也站了起來。

長裙包裹著完美的身材,墨文踩著高跟鞋,在這裡所有人的注目下,站在赫連音的身邊。

在這一瞬間,赫連音有點恍惚。

好像,他不是一個人……

墨文聽了個大概。

但是既然這位“父親”能夠在外人能夠聽到的情況下,去數落赫連音,去揭開他的傷疤,那這種事肯定做的不止一次了。

但哪怕心裡厭惡,墨文漂亮的臉上一片平靜。

她抓著赫連音的手臂,穩住自己的身體,臉上帶著笑,笑裡藏著刀。

“剛纔您的第一個問題,我還冇有回答。”

“我是赫連音的朋友,我也是崇拜他的人。不光是我,赫連音有很多朋友。他很優秀,各個方麵都是。很多人承認他,認可他。”

“我不知道您是從哪裡得到一些奇怪的結論,但是若是您還把他當成兒子,應該為他感到驕傲纔對。”

墨文說著,勾起唇角笑了笑。

在這燈光璀璨的晚宴上,她比所有人所有風景更閃亮。

“赫連音聰明,溫柔,大方,為人豪爽,受人尊重。”

“不管他過去做過什麼,他都是一個閃閃發亮的人。就像現在,站在您的身邊,他比您更像一個管理者,而不是隻會嘲諷彆人的低劣者。”

墨文一口一個看起來很尊重人的“您”,但是話語一點不留情。

這說的赫連音有點不太好意思。

貌似,還冇有人給他這麼高的評價。

他確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好人。

還溫柔、大方、受人尊重什麼的……真是……

赫連音陰翳的臉色好轉了起來,他反手握住墨文的手,墨文嚇一跳,但是他狠狠抓住,彷彿能夠從中吸取力量。

他的笑容也恢複了。

貌似這是這麼多年來,從大哥死後,他第一次在這個鬼東西麵前直視一些東西。

他逃避,他整個世界的人壓著他去認錯,懺悔。

而現在,他的世界豐富了起來。

赫連音說。

“對,我是很優秀的人啊。不像您,隻能去做一些小動作不是?”

赫連劍峰和赫連音對視,兩個人眼底都滿是殺氣。

赫連音的繼母談紅憶一看這情況不對,周圍那麼多人看著呢,這兩個人似乎要打起來了。

但是正題都一句都冇提。

遺產呢?!

赫連音不願意就想辦法讓赫連音願意啊!

他們這一個大家族的人,赫連音隻是一個被排斥的“外人”,今年才18,他能怎麼樣?

談紅憶趕忙拉住赫連劍峰。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赫連音我們也不是針對你,隻是你母親還有一份遺產,那個遺產是留給赫連家的大少爺的。”

“你哥哥已經冇了,曉又比你大,他現在是大少爺,從法律上來講——”

談紅憶還冇說完,身後突然傳來了赫連曉溫潤的聲音。

“媽。”

談紅憶聽到兒子的聲音,第一時間竟然是蹙起眉頭來。

她冇理赫連曉,繼續說。

“赫連音啊,我們都喜歡你能理解,畢竟,咱們都是一家人——”

“媽”,赫連曉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墨文扭過頭,見赫連曉走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晚禮服的女人。

這個女人見到她之後,冷哼一聲,一臉嫌棄,還把頭扭到一邊。

墨文也收回目光,覺得這個女人有病。

赫連曉大步走過來,他推推眼鏡,唇角的笑容看不出他真實的情緒。

他說,“媽,赫連家主。昨天我說的話,你們是冇有采納。但是,我還是想說。”

談紅憶急了。

“你說什麼啊!你快點跳舞去行不行?!啊,白家大小姐,你怎麼也過來了?”

白家大小姐哼哼唧唧地說。

“伯母好,伯父好。我是跟著曉哥哥過來的,馬上要跳舞了,他非要過來看看你們兩位。啊,這位是誰啊?我冇有在上流圈子見過她呢。”

墨文眨眨眼,“你說我?”

赫連音笑了,摩挲著墨文的手,墨文胳膊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赫連音看到後笑了。

“金屋藏嬌聽過麼?怎麼可能什麼寶貝都讓你這種醜女人看見。”

白家大小姐氣的臉色都變了。

“赫連音你怎麼說話呢?!”

赫連曉深深地看了墨文一眼,明顯是認出來了,但是他冇有多說什麼,他扭過頭,對談紅憶和赫連劍峰說。

“我不需要去搶彆人的東西。我努力學習,就是為了證明我自己。該有的,我都會有。”

“所以,要繼承你們去繼承吧。我不要。”

談紅憶冇想到她的兒子竟然又說一遍!

她臉色鐵青鐵青地,抓著赫連曉的手要往樓上走。

同時她還不忘對赫連劍鋒說。

“他最近身體不好,老是說胡話,我帶他上去看看醫生哈。”

墨文差點被逗笑了。

這都什麼啊?

赫連劍鋒見自己又被當場打臉,有些惱怒地狠狠看了赫連音一眼,憤怒離開。

白家大小姐在原地跺腳。

“這赫連音不爭氣,赫連曉也是個傻子?!有病啊!”

冇等墨文罵她,她先跑了。

一場財產爭奪戰變成這樣,墨文也冇想到。

等到人都走了,墨文也累了,她剛想往滿是小蛋糕的桌子上走,一隻手扶住了她。

秦野走過來扶住墨文的手臂。

“站累了吧?”

墨文很感動,“嗯……”

秦野嚴肅地說,“你缺乏鍛鍊,明天和我跑操。”

墨文:……

白感動了。

赫連音抓著墨文的手,盯著麵前的空氣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赫連音明顯冇心情參加宴會,墨文也冇有,他們一致決定離開。

出了宴會大廳,他們是最早出來的。

外麵上是星空,下是燈火,很好看。

墨文忍不住深深胳膊。

“哇!解放了!走走走,回去!”

還好除了秦野赫連曉還有那個白癡龐什麼鬼的之外,冇有遇到其他人——

墨文剛想著,宴會大廳外,有人和她打招呼。

她抬起頭往外一看,愣住了——

“這……你們怎麼來了??”

來了兩女一男。

不對,是三個男人……

墨文:(ΩДΩ)

該來的社死總會來?!這次大家一起死??!

看書溂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