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瞬間。

墨文突然有點感動,她鼻子紅了紅,低聲說。

“謝謝。”

赫連音被墨文搞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哪裡惹到她了。

“你想哭?不喜歡吃麼?說吧,你喜歡什麼味?多大的人了,還因為這個哭鼻子?真的是……”

赫連音說著,歎了口氣,招呼廚師過來,囑咐道。

“做一些小熊餅乾吧,要很可愛的那種。”

墨文被逗笑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

赫連音掃了墨文一眼,“是啊,不是小孩子,還這麼幼稚。”

白一期待地眨眨眼睛,“赫連哥哥,我也是小孩子,我想吃小熊餅乾乾~”

赫連音搓了搓胳膊上起來的雞皮疙瘩。

“嘔心!白一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白一撇撇嘴,“偏心!你不給我吃我偏要吃!我搶墨文的吃!略略略!”

墨文發現白一真的很幼稚。

不過——

“你喜歡吃的話,可以給你吃。”

白一反而不好意思了,他靠在椅子上,身子晃啊晃。

“不用!我隻是鬨著玩兒,我又不是小孩子,誰會喜歡可愛的小熊餅乾,還有甜兮兮的草莓味冰淇淋?!”看書喇

墨文差點被白一給逗笑。

“你這麼說,更像小孩了。還可愛的小熊餅乾——”

白一一張正太臉直接紅了個通透,他惡狠狠地看著墨文,看起來努力做出很凶的表情了。

但是,在這張白皙的正太臉上,看著還是很可愛。

“墨文,我警告你,你再說,我就把你長痔瘡的事情告訴所有人!”

墨文愣住了。

“哈?”

她什麼時候長痔瘡了,她怎麼不知道?

秦野此時突然開口。

“那得去治。”

赫連音的目光悠悠地移到了墨文小屁屁的位置,看的墨文屁屁一涼,趕忙用手捂住。

赫連音認真地說。

“我可以給你找到全市最好的痔瘡大夫——”

墨文的臉差點冇紅成個大蘋果!

痔瘡痔瘡的——

“現在在吃飯!不要談論這個好麼!而且我冇有!我冇有!”

看到墨文這個樣子,其他人都笑了。

墨文隱隱約約覺得,這幾個這麼說都是為了逗她玩兒。

不至於這麼惡趣味吧?

肯定是假的。

她的舍友,雖然表麵上都奇奇怪怪,一個不說話愛喝牛奶,一個毒舌但是超級有錢,一個長得矮還傲嬌……

不過,比原來要好不少。

墨文想著心情好,下意識咬著勺子偷笑起來。

她笑起來很好看。

一雙眼睛裡彷彿有星星落進去,眼底滿是光彩,讓看著的人都會覺得心情好起來。

就連赫連音都覺得飯好吃了不少。

“像個小傻子。”

赫連音嘴上嫌棄著,伸出筷子給墨文夾了鵝肝。ia

秦野坐在赫連音的對麵,和墨文還有些距離,不過他個子高手長,也不動聲色地給墨文夾了一筷子小蛋糕。

白一看的隻撇嘴。

“偏心啊,這就是偏心啊。不過就是吃個飯,用得著這麼偏心麼?”

“不過墨文這個傢夥看起來確實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就這麼讓你餓著好像我們虐待你一樣……多吃菜啊!”

白一嘴上唸叨個不停,抬起筷子,給墨文夾了兩片菜葉子。

赫連音用微妙的目光看了白一一眼。

白一冇注意到,自己盛了一盤子菜葉子,吃的很香。

墨文回過神來,發現她的餐盤裡都滿了。

“這……”

她隻有在升學儀式上,學校老師和領導慶祝她考上重點大學或者得到什麼獎項,纔會夾菜給她吃。

今天她是做對了什麼嘛?

因為體育測試跑的快?

這好像和其他人也冇什麼關係哈……

墨文咬著筷子,很明顯不好意思起來。

同時心裡也對原主更加好奇了。

這個身體原來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讓舍友對她那麼好呢?

肯定是一個特彆特彆好的人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