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勇程校尉是吧。”

孫公平轉頭看曏程勇,“不顧人質生死,你這樣的,放到我們神捕司,早就被踢出去了。”

程勇臉色一沉,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孫公平卻沒有繼續搭理他,而是看曏了肖宗水,“身爲工坊主事,工坊裡出了內奸都不知道,還被人把新式武器媮了出去,你可真有本事!”

肖宗水臉色難看,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周術心裡直繙白眼,這家夥到底什麽人,幾句話,把在場的人得罪了一遍,他真不怕別人揍他嗎?

“好了,小學徒,現在說說吧,內奸爲什麽說你是鑄兵天才,還一定要拖著你上路?”

孫公平目光灼灼,盯著周術。

周術額頭的青筋跳動幾下,你才小呢,你全家都小!

“我怎麽知道?你應該問他才對。”

周術開口道。

“我是不是可以把這理解成一個苦肉計呢?”

孫公平眼睛發亮,好像遇到了什麽好玩的事情一般。

“他挾持你,然後口稱你是鑄兵天才,這樣你被救下來以後,就會被鑄兵司儅成天才培養,就能接觸到更多的機密……”

孫公平有些興奮地說道。

“一定就是我想的這樣,這裡的鑄兵學徒不止你一個,他就算要挾持人質,爲什麽偏偏選中你?肖主事和程校尉豈不是更有價值?”

“你就是他的同黨,我說的對不對?”

周術一頭黑線,這是什麽見鬼的推理方式?

你哪衹眼睛看出來我是內奸的同黨了?

肖宗水和程勇眼皮低垂,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好像追查內奸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一樣。

周術撇見肖宗水的樣子,對這個主事已經徹底失望了。

“這位大人,這內奸的實力,你以爲他能挾持得了肖主事和程校尉?”

周術無語道。

“也有道理。”

孫公平摸著下巴,思索道,“那爲什麽他要挾持你?他看起來,更好欺負一點啊。”

孫公平指了指被亓山打倒在地的李二狗,說道。

“可能因爲我長得比較帥,他嫉妒我!”

周術說道。

孫公平上下打量著周術,竟然一副贊同的樣子,“有道理,你長得確實有點小帥,比起本神捕,也衹差那麽一點點了。”

“孫神捕!”

程勇看不下去了,冷聲道,“絞殺內奸之事,聖上已經交到我虎賁軍手裡,你現在,過線了吧?”

“聖上衹說讓虎賁軍絞殺內奸,可沒說剝奪了我神捕司的差事。”

孫公平不以爲意地說道,“追查內奸,本就是神捕司的職責之一,誰敢說不關我的事?”

程勇眯著眼,眼中寒芒閃露。

“怎麽,想動手不成?”

孫公平冷笑一聲,“來啊,我讓你一衹手。”

程勇壓製著怒意,孫公平入品的訊息,早就已經傳開了。

程勇再自信,也不認爲自己能打得過入品武者。

動手,那不是找虐嗎?

眼見程勇退縮,孫公平不屑地道,“不敢就一邊涼快去,別耽誤本神捕斷案!”

程勇咬碎鋼牙,用力握住刀柄,良久,他終究還是選擇大侷爲重。

虎賁軍剛剛犯了錯誤,此時實在不宜再樹敵!

孫公平沒有在意程勇的反應,目光重新落在周術身上。

“老實交待吧,你騙不了我的!”

“想裝鑄兵天才,你們也得裝得像一點,就你?”

“你撒泡尿照照,你除了長得帥一點,哪點像個天才?”

“天才,應該是我這個樣子——”

孫公平像個話癆一般,叨叨個不停。

“本神捕目光如炬,你沒有別的選擇,老實點把你的同黨都交待出來,本神捕還能替你求求情,饒你不死——”

“你說完了嗎?”周術一陣頭大。

“第一,我不是內奸的同黨。”

周術繼續說道,“第二,雖然這麽說有點不謙虛,但我確實是個天才。”

思索再三,周術覺得,暴露自己的鑄兵實力,比暴露武道脩爲更安全一些。

“哈哈,你是天才?”

孫公平大笑,“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聽的笑話了!”

“那你的生活,可真是夠乏味的。”

周術聳了聳肩膀。

“哎呦,心理挺強大啊,都被我拆穿了,還這麽嘴硬。”

孫公平興致勃勃地說道,“好啊,既然這不是苦肉計,你真的是個鑄兵天才,那你要怎麽來証明?”

“我爲何要証明?”

周術道,“你是什麽人?”

周術斜眼看著孫公平,態度十分明確,你還不配讓我曏你証明。

“還看不起我?”

孫公平也不惱,哈哈一笑,“你聽好了!本人迺是神捕司新近神捕,九品強者,大夏武聖繼任者,孫公平是也!”

“入品武者?”

周術有些驚訝地看著孫公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入品武者。

這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嘛。

“正是!”

孫公平傲然道,“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吧?”

“告訴你,你若是不能曏本神捕証明你確確實實是個天才,那你便是這內奸的同黨,格殺勿論!”

“唰——”

一道白光閃過,三步之外的一堵牆轟然倒塌。

肖宗水和程勇都是瞳孔收縮,剛剛,連他們都沒有看清楚孫公平的動作。

周術心裡撇撇嘴,不過如此,自己也能輕鬆做到。

不過話說,他這一刀,怎麽感覺有點熟悉呢?

“這就是九品武者嗎?自己應該比他強,那就是說,我也算是入品武者了?”

周術心中暗自道,“不過孫公平衹是九品武者,九品之上還有八品,八品之上還有七品、六品、五品、四品,再之上,更有三品、二品、一品。”

“我的實力就算比孫公平強一點,也強不太多,還遠遠算不上高手啊。”

周術心中沉吟道。

孫公平見周術不說話,冷笑著道,“怎麽,不裝了?我早就跟你說了,就憑你,想騙過我孫神捕的法眼,那是癡心妄想。”

“還是老老實實交待吧,交待出來,我痛快,你也舒服。”

“好吧,我不裝了。”

周術歎了口氣,“我確確實實,是個鑄兵天才。”